快乐阅读

因为有爱




  面对着云的婚纱照,禁不住泪水涟涟。整整苦了十年,终于,病魔制服了,冰雪融化了,因为有爱。

  云是我远在渤海之滨一位同病相怜的笔友,患的也是关节炎,十几年前,她有过一位叫黄奇的男友,甜情蜜意,山盟海誓。正筹划结婚时,云却突然病了,她迅速憔悴衰弱。有一天,黄奇吞吞吐吐对她说,他有位姑表远亲患的也是这种病,卧床三十多年动弹不得。他母亲怕了,令他快刀斩乱麻。不过,他依旧信誓旦旦,说他一定会说服母亲,他一定要与她厮守一生。云好不感动,扑在他怀里哭得昏天黑地。
  那天,云蹒跚着去医院,途中偶遇黄母。黄母非常热情,捏手捏脚问长问短。末了,她又大骂儿子负心,还说她是决不允许他再找女友的。

  云几乎当街晕倒,跌跌撞撞返身回家。从此一病不起,先是感冒,继发肺炎,最后又患了风湿性心脏病。云指望黄会来看她陪她,不想竟了无踪影。不几日,听说他结了婚,于是雪上加霜,病中添病,直整得云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在云水深火热的当口,她家隔壁搬来了一位叫键的单身汉。键是云的初中同学,做了邻居,自然对她格外关心,无奈云万念俱灰,反应冷淡。但到底经不住朝朝暮暮的融通,她终于被键的同窗情意软化了。

  其实,键是有"预谋"的。键父母早亡,自幼跟爷爷生活,家境贫寒,遭人鄙视。只有同桌的云从不另眼看待,还给了他许多弥足珍贵的关心帮助,以至于在心里积淀了厚实的美好回忆。也许正是暗恋情结作怪,使他有了太多的心理障碍,虽然经常在路上相遇,往往只作些寒暄便各奔东西。后来听说云有了男友,他大醉一场,暗暗发誓不再婚娶,他要在心里为云留一个永恒的位置。闻知她的不幸后,他千方百计与云的邻居协商调房,面积小了不少,可他在所不惜。

  后来的故事近乎俗套,不说也罢。但他们的结局却让我联想到了勃朗宁夫人的爱情奇迹。事实上,因键的挚爱呵护,云的病情渐趋稳定,终于走向了康复。据说,她这样严重变形的病例,十年内不治而愈,实属罕见。

  与健全人相比,云还是个残疾人,有几个关节的坏死已不可逆,但那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这一对都曾誓不婚嫁的有情人到底成了眷属。也有人不无担心地劝云,为了健康不要结婚。她总是平静地笑笑,有键的爱,连生命都可忽略不计,更何况健康?她说她无怨无悔。
  我赞成云。我相信,经历过失去之后,她理应比谁都有理由懂得什么叫健康什么叫爱情什么叫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