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留存记忆的思绪




  舒琪双眉颦蹙的神色让我疑惑不已:"又怎么啦,昨天还好好的?"她却答非所问,说本来想去寄信的,转而一想,不寄也罢,就来了这里。

   我断定她是给他写信了。我没见过他,从她的言谈之中对他多少有所了解。半年多来,他一直在追舒琪,她则始终坚拒着。据说他坚定执著又刚愎自用,思维敏捷却更工于心计,豪爽仗义可也生性多疑。总之,缺点长处混杂,既不无魅力,又令人感觉到压迫与威胁。总以为舒琪对他是贬甚于褒,可女孩子的心思就是难以捉模,昨天她突然宣布自己已决定接受他了。她只是还没想好该如何向他表述自己的意思。写信确实不失为最适当的方式,可她为什么不付邮呢?

  舒琪把信扔给了我。我瞄了一眼,给我的!信封上明明白白是我的大名。这么多年,她还是头一回写信给我,我不免有些受宠若惊。我连忙拆开。信不长,仅两页,开头介绍了她对他的认识,读到后来,我忽而紧张起来。

  昨天临别时,舒琪似乎很随便地告诉我,她原想带他一起来看我的。当时我不假思索地谢绝了。理由很冠冕堂皇,我这人太不讨人喜欢,很少会有人愿与我这样的轮椅人交往的。我注意到了舒琪眸子里的嗔怪与哀怨,却没料到她真的会因之生气。

  舒琪表示,她无意让他以她男友的身份博得我的"美言",她说她只想让他明白她自有这一方天地,而且她将永远珍爱这一方纯净。她说自己一直把我当作她最可信赖的兄长甚或知音,她决不希望因他的"介入"而失去我。她甚至说如果他不肯接受我,她宁可……然而,我的态度令她失望令她伤心。

  我抬起头来,只见舒琪正掩面而泣。她不是那种爱哭鼻子的女孩,我没有理由不为之感动,但更多的却是愧疚。昨天她走了以后,我也曾给她写过信,很冲动地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我告诉她,我之所以不愿与他面对,自卑心理无非是浅层原因,最主要的是心之深处丝丝缕缕的酸涩滋味。我怕她将从此远我而去。我实在舍不得她。我甚至还说,我也是个热血男儿,我爱她,只因为这一身病骨……
  然而,理智告诉我,我只可以是舒琪的"兄长"。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将那封信展示给她看。
  我扮出了一脸的轻松,说了一通"合情合理"的话之后,很快岔开了话题。
  我仿佛又找回了往日的无拘无束。
  夜深了,她走了,我却无法平静。再一次细细读过自己写的那封信,我悄悄地把它撕碎了。我暗暗对自己说,还是将这无奈的荒唐思绪留存于记忆之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