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说你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真为你高兴。遥想当年,常常令我歉疚万分。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呀,伊甸。

  记得那天,我收到一封意外的信,疑惑地拆开一看:"我要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这个人讨人厌!"你可以想像,当时我有多吃惊。我赶忙翻过去找信末的署名:靳青。靳青是谁?
  认真却又迷糊地读过好几遍,我才记起,他正是你的那个男友。意气用事的文字串连成一个结论,我的存在已经破坏了你和他……

  显然,那次你推着轮椅陪我出去,碰巧叫他看见了。否则,他不会这么问我:"……在滨江公园,她推着你,那么随便,那么亲热,你们到底什么关系?"这话以前也有人问过,你的回答一向十分明朗:"兄妹!"倘有人再开玩笑,你会干脆无所顾忌:"就嫁给他,不行吗!"我以为这是女孩子的疯话,常常一笑了之,反正,心底无私天地阔。

  你我情同手足,可也清纯如水。我为有你这么一位知我爱我的异姓妹妹而感谢上苍。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见你依然以伴我为乐,不免为你着急。幸而常有热心肠的替你撮合介绍,而你也不拂人美意,无奈总难有遂你心愿的人在。我因此劝于你时,你却老是莞尔一笑:"急什么?凭本姑娘这般才貌,还怕少了如意郎君?"这倒也是。我也明白这事儿可遇不可求。
  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的纯真不会影响到别人。可读了靳青的信,我不能不开始怀疑自己。

  两天后你来了。我让你读了那封信,然后用眼神询问。记得你定定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不必理他,他不是我心目中的那种人。连你都无法接受,他还能理解我?"你告诉我,其实在他写信之前你们就分手了。末了,你又坚定地告诫我:"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妹妹!"
  这天我极少开口,尽管你依旧……

  经过好些天的苦恼和矛盾,我开始煞费苦心地扮冷面给你看了。起先你颇为惊诧,但很快识破了我的诡计。你照样一有空便往我这里跑。我急了,说服了家里人,硬起心肠干脆让你吃了闭门羹。碰过几次壁后,你写了许多和泪的信,读着令人动容。可我别无选择。我认定,没有了我,你才会更幸福,才会找寻到一个自己所必需的暖巢。

  ……六年多不见了,伊甸,你过得好不好?你知道吗,这些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为你祝福。我相信你不曾生过我的气,可我仍要遥对长空请你原谅。伊甸,别怪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