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暂将河山作梦游





  我发现近来自己的心野了,老想着出去满世界疯玩。说起来都怪郭靖她们这些忘了我年龄的女孩子,那天放学后来看我,听说我刚才上街理发,仍然只顺便去书店转了一下,不由得大大地为我抱屈起来。

  不是没有人怂恿过我,也不是灿烂的阳光壮丽的河山于我毫无诱惑,全因我心如止水。上苍命我幽居斗室,我就不该多做关于自由驰骋的白日梦。清心寡欲多少年,似乎早已无怨无恨,况且有了轮椅后,天地也算开阔了许多——高楼大厦人群车流绿树红花尽收眼底;我甚至还兴冲冲地去瞻仰过西施亭,对着绝代佳人浣洗过轻纱的清流很有诗意地发了一番怀古之幽思——我够知足了。

  姑娘们却对我"知足常乐"的一套大不以为然。钰华与张闪抢先发难,指责我没有理由老气横秋;郭靖的口气颇为激越,她认为我这样的自我封闭无异于变相自杀;福婷考虑的是我的写作,说经常出去可以积累素材触发灵感;连一向沉默少语的可萍也批评我不能像枚乘笔下的楚太子那样耽于安逸不思进取……
  我虽甘拜下风,却也有自己的理由。我没有出游的能力,又怎能常常劳人大驾?她们听了,彼此相视一笑:"有我们呢。"
  我知道有她们,可她们学业紧张,一星期只有半天休息时间,处理杂务都不够。每次过来陪我,她们都是趁放学后的空隙匆匆来去。

  郭靖却说我根本不用担心,她们有"大礼拜",况且国庆节快到了,能放四天假,至少可以陪我玩上整整一天!我自无话可说,只好由她们商量去,一个个眉飞色舞的神气简直比我还兴奋。最后,郭靖问我:"梅叔,你说去哪里?"话音未落,张闪抢着道:"儿童公园!"到底都还只有十七、八岁,姑娘们居然顿时欢呼起来。随后,她们又津津乐道地作如数家珍状:山下湖珍珠市场啦,大唐镇轻纺市场啦,还有五泄飞瀑、滴水岩、小天竺、龙王殿什么的,不一而足,还有一些地方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我走神了。因了这一身病骨,"河山只在我梦萦"。睡里梦里,我倒是去西湖灵隐、瑶琳仙境、西双版纳、泰山绝顶,甚至于还到过布达拉宫顶礼膜拜……可现在,不知为什么,我却特别向往去诸暨中学,不仅仅因为那是我心仪已久却终于无缘入内的所在,更主要的是,她培育了我这些善良可爱的小朋友。

  "这还不好办?"郭靖站起来绕到轮椅后,故作庄严地宣布:"国庆节,头一站诸暨中学,然后——"只听姑娘们异口同声:"保密!"我猜不透她们搞什么名堂,心里却想,说不定她们会带我去稻浪翻滚的田埂上"奔跑"。
   只是,离国庆节还有几天呢,今晚,我依旧只能暂将河山作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