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你在他乡还好吗





  小音,果不出我所料,你爸爸找我打听你的下落了。幸亏你没肯在电话里透露你的"方位",想必你了解我的弱点,面对你爸爸的焦虑不安,说不定我会"出卖"你。

  村里的人都说,作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的独生女,你是绝对的"全福人"。即使你要月亮星星龙脑凤髓,你爸爸也有办法弄了来。其实,我知道你并不快活,你受不了每日价"等饭吃"的无所事事,尤其不能容忍你爸爸的安排——由他物色一个精明听话的乘龙快婿,日后承继他那万贯家财。凭心说,你爸爸的要求是极为苛刻的,无奈你无标准的标准更为严格。那些走马灯般在你家出入的英俊小伙子无一不让你嗤之以鼻。你相信他们的全部聪明只在于发现了你爸爸的富有。

  我十分理解你的苦恼。我知道你企图脱开家庭卵翼做一个"纯粹的人"。我答应过你在城里为你介绍工作介绍朋友。可我太无用,工作的事一直没有着落;日子长了,常来常往的,却叫你结识了不少朋友。慢慢的,我看出你与乔格外投缘,一问,你"供认不讳"。我自告奋勇要为你说合,你却特别关照,千万不可提及你家的经济状况,宁可丑话说在先,让乔有个心理准备——你小音没有工作没有特长,是个一无所有的农村姑娘。

  乔没能经得起考验。其实也难怪他,他虽然是个大学毕业生,但厂里效益不佳,自顾不暇,再来个"一无所有",往后怎么过?我十分理解乔,要不是怕拗了你的犟脾气,几几乎要真话真讲了。
  此后你一直没来找我,你出走的原由是你爸爸告诉我的。

  据说又有人向你爸爸推荐了一个人才。也是事有凑巧,这人才正是乔。他因不甘心半死不活地在原单位呆下去才归于你爸爸麾下的。乔果真聪明过人,很快博得了你爸爸的赏识,也很快被请进了你家。你爸爸说,乔那天见到你时,眼都直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女孩竟是不久前还"一无所有"的你。

  接下去的事就热闹了。乔无数次找你赔罪解释,诉说自己当初的苦涩无奈。他说他一直不曾忘了你,他说你们的重逢是上苍的安排是一种缘。你却丝毫不为所动。情急之中,他痛哭流涕,你则更加厌恶不已,终于收起了勉强的礼貌,干脆沉下脸不理不睬。可你爸爸十分中意乔,鼓励他"只要柴火足,猪头自会熟"。于是,心领神会的乔几乎整天不屈不挠地围着你转悠,俨然是你家的毛脚女婿了……

  你向你爸爸多次抗议,可他置若罔闻。沉默几天后,你突然失踪了,只留下一张纸条。你说你只能这样,哪怕去做小保姆去当打工妹;你说你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你会过得很好。你当时没来找我商量,显然是怕我拉你后腿。
  小音,你离家快半年了,好想你啊!不知你今在何方,可曾感知到我们的思念——你在他乡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