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信的故事





  桃女是我的"小读者",她说念小学时就喜欢我的文章。初二时,打听到我的地址后,又成了我的"小笔友",从此书信不断。前不久她却突然没了音讯,疑惑之余,颇为不安。正想再去信问问,小姑娘却来了。
  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桃女,可爱而又不失腼腆的一个女孩。

  没来得及我问她"失踪原因",她却"先声夺人"怪起我来——为什么不写信?我奇怪了,一个月前我写过一信的,内中还夹有一枚书签,是她一直没有回复。我以为她对我不感兴趣了呢。
  我想,邮路上某个环节出了毛病也是有的,可桃女说一定是老师作怪。她的老师常常拆看扣压学生的信件。

  我不希望桃女对老师产生抵触情绪,便宁人息事地劝她正确对待,老师也是为他们好云云。桃女瘪瘪嘴,大不以为然。据说老师对她还算客气,充其量只是拆拆看看而已;对其他同学的作法才叫让人受不了呢。她告诉我,班上有个叫玲玲的女生,与外地一位女孩通信,因那女孩叫永坚,加上信中有"我喜欢你"、"想念你"之类的词句,老师一口咬定是"恋爱信",屡次三番训斥羞辱玲玲,闹得满城风雨。后来玲玲只好叫那位叫永坚的女孩把自己的学生证复印了寄去,以示清白。不料老师还是不依不饶。她的理由是,复印件也可以作假。
  桃女又说,其实老师自己的名字也像男的。

  我好奇地问:"你老师叫什么?"桃女报出来的名字着实让我大吃一惊。这名字本身与诸如"爱武"、"卫东"之类一样,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不足为奇。我为之惊讶的是她跟我的一位旧友同名同姓。而且,无独有偶,那旧友也曾是我的笔友,十几年前,因老师拆看她的信,她曾向报社求助,以至在校内外惹起一场轩然大波。后来,她考上了师专;工作后,渐渐少了联系。
  桃女的老师,莫非是她?

  世上是有不少巧事的,只是这样的巧事不会让人愉快。遥忆当年,再看眼前,我甚至杞人忧天地想到了若干年以后——要是桃女也当了教师,她会不会也"廿年媳妇廿年婆,再过廿年做太婆"呢?
  我不敢多动声色,只小心地向桃女问了她老师的年龄特征。末了,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
  然而,我轻松不起来,不知道那位老师的学生时代是不是也有过类似的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