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人生原应无悔




  毓近来老是说,当初没听我的劝,她真的好后悔。只是,世上有几个没吃过后悔药的?

  毓曾是朋友中最靓的一个女孩。可惜命运多舛,父母重男轻女,偏偏嫂子又是最不容人的。可怜她20来岁了还灰姑娘似的。十年前,极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诚。诚长她九岁,离异独身却颇有权势。因知诚口碑不佳,他们闪电式结婚之前,我苦口婆心劝过毓。她没听。当时她一门心思只求跳出家门。她常常哀叹,对她来说,脱开苦难就是幸福。

  婚后的生活似乎很平静。她有了工作,工作十分轻闲;她有了女儿,女儿非常可爱。家里高级音响、彩电、录像机、VCD机、空调机什么的应有尽有。她嫁了一个有能耐的丈夫。
  常常有人说起毓的情况。据说诚极不安稳,每周难得有两回与妻子一起进餐的,晚上几乎天天不过12点不回家。他说是为了工作为了应酬。

  毓一向视我为知己,故而间或也向我抱怨一二。不过每每说到最后,她大多只苦笑笑,自我解嘲:"随他去,我乐得清静。你知道的,我本来就只喜独守自己,看看书听听音乐岂不逍遥?"
  我知道她有压抑更有希求,可又怎忍点破?

  又是极偶然的机会,毓认识了柏。柏几乎还是个孩子,巧的是正好小她九岁。她几乎每天都在电话里报告与这位小弟弟办家家式交往的种种乐趣。她活跃了许多。她要将柏介绍给我,我谢绝了。我有了一种明确的预感,可我又宁可是自己"未荒先慌"。

  毓又找我了,显得十分冲动,说自己与诚再也无法过下去了。头天晚上她无意间发现枕头边上有几根长头发(毓一向短发)。她当即传呼诚,可连拨4次没有回音。激愤之下,她赶去那家曾多次"盯梢"过、诚经常光顾的舞厅。果不其然,诚与一个长发飘飘的小姐在一间包厢里……
  毓滔滔不绝地数落起诚的种种劣迹来。原来前朝后代桩桩件件她都知道!也不知这么多年她是怎样将其隐于心底守口如瓶,又因何突然火山爆发?
  毓的解释简单明了,现在她有了柏。她决心与诚分道扬镳,然后跟柏永结连理。她从没有爱过诚。是柏给了她爱,教会了她爱。她已然义无反顾。

  晶滢的泪珠顺着毓白皙的面颊滚落下来。毓年届三十却风韵犹存。望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庞,我的心猛一抽搐,毓实在太苦了。我并不古板卫道,也极明白"糊涂的爱"之可贵;然而,柏太小了,
他还会变,何况毓……

  没容我开口,毓抽泣道:"我知道你会劝我,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我相信他。他说他不会变心,他说他永不嫌我,他发过誓的。"说到这里,她凄楚地望着我又说:"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我要是听你的话,我肯定将痛苦一辈子——你就让我赌这么一回吧!"

  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怎么着?我不怪她"出言不逊",我们都惯了。恐怕只有看她的造化了。但愿若干年之后她不会再说"我真的好后悔"。人生原应无悔。我根本不想以她的故事来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