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有个女孩叫玲君




  我有许多朋友,却从不敢主动去结识人。我很自卑。像我这样的轮椅人,有幸接受这么多朋友的关爱,已是天大的造化了。
  可我心深处,与别人一样,也渴望主动择友,潇洒地问一声他或她——愿意与我为友吗?
  并非没有机会,无奈缺乏勇气。

  三年前,一个春日,在书店里邂逅一位文静秀美的女孩,她不像别人那样避我唯恐不及,反而主动帮我找书与我攀谈。感激之余,很有结识她的冲动。可踌躇再三,我还是否定了自己的"荒唐"念头。事后,我写了一篇《但愿再邂逅》。文章发表后,一度指望那姑娘会与我联系,可是没有。
  我忘不了这件事,而且,还莫名其妙地认定她与一位叫玲君的女孩是同一个人。
  我读过玲君不少的文章,我觉得我们的文笔相近,希望有一天我们有机会成为朋友。
  我打听到了玲君的地址,我想写信问她到底是不是那个女孩;除此之外,我也想作一次主动择友的尝试。

  我的信写了撕,撕了写,不是措辞太难,只为怕人嗤笑。我再三安慰自己,笑就笑吧,反正听不见。况且,多少陌生女孩给我写过信,我就从没笑过谁。女孩子尚且敢置矜持于不顾,我有什么理由犹豫不决?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玲君的回信。
  她说:"收到你的信,我喜欢得不得了。"
  她说:"咱们一定有缘。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了,好想给你写信,都开了头,可惜让自己扼灭了。"
  她说:"我是怕你不接受我,却原来你一点也不可怕,却原来你这么平易近人。早知如此……"
  她说:"有你真好。我喜欢文学,但在文学路上走得很寂寞。以后好了,我们可以有伴同行。"
  她又说:"真希望三年前书店里的那个女孩是我,可惜没有那么多奇迹。但如果那天是星期天肯定会是我的。寄上一张照片,让你认认我吧。"
  我仔细端详她的玉照,大约先入为主的印象太深太久,怎么看都觉得她就是那个女孩……

  我不能不为自己的"尝试"而庆幸。玲君说得在理:"人与人之间看来隔得很远,但只要捅破了那层纸,其实很近,譬如你跟我。"
  此后,我们书信不断,谈读书论写作侃人生话友情。她还向我讲述了自己浪漫甜蜜的爱情经历,那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故事。玲君也来看过我,因有那些信垫底,我们一见如故。

  我想把玲君与我的故事写成文字。按习惯,我将为她虚拟一个"代号"。征求她意见时,她非常爽快:"我们的交往确实挺有诗意的,你早点写出来。用真名有啥关系?不过,文章问世后,我应该是第一读者。OK?"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