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请听我说





  电台招聘业余节目主持人,雨纹去报了名,顺利通过初试后,被告知准备一档自编自播的板块节目。这天晚上,她同我讨论来研究去,却连个满意的栏目名也拿不出来。我们都急了。
  或许是急中生智,紊乱的思绪中忽地闪出四个字——请听我说!何不动动这个脑筋?

  我有不少朋友,他们总喜欢找我一诉心曲。朋友们的关爱,常常令我忘却残疾的不幸,忘却寂寞的空虚,有时候甚至以为自己是一个快乐天使了。可我真的没烦没恼没心事吗?绝对不是。相反的,心之深处时时有那么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困扰着我。所有的人都可以引我为知己,我却找不到哪怕是一个的倾诉对象。
  我好渴望对谁道一声:"请听我说!"

  可雨纹认识我还没几天,我能对一个连了解都淡不上的女孩倾诉什么呢?踌躇了一会儿,我终于下了决心,用一种平淡的口气说:"休息调整一下吧,愿意听我讲点别的吗?"
  开初,免不了有些放不开,但小姑娘明澈的清眸专注的神情却鼓励着我把要说的话一泻无余。
  末了,我问:"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
  "请听我说!"她仿佛是脱口而出,"你是说设计一个《请听我说》的栏目?"
  雨纹忽而一本正经起来,声称要扮演一个"神父"的角色了。

  其实,雨纹没上我这儿来之前,早就在传闻中"认识"了我。她一直相信,我是一个豁达开朗可敬可亲的人,从没想过我这样笑口常开的乐观者是否也有心事的问题。不过,听着我的诉说,她倒没有多少惊讶。她帮我分析说,我之所以孤独,正在于我所扮演的角色。朋友们快乐时,我可以自觉不自觉地被快乐同化;朋友们碰到不愉快的事,我又无一例外地用自己的"开朗"劝导抚慰他们。正因为这样,久而久之,人们有了个错觉——我永远不会有不愉快的时候。
  "他们——不,是我们,忽略了你,"雨纹低下了头,"无意之中,我们伤害到了你。"
  我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位姑娘来,我不能不由衷地佩服她。不过,我没吭声,我需要她继续往下讲。

  "话又说回来,我的感觉中,你似乎一直有意无意地为自己塑造一个完美形象,可这太累也太苦了呀。你不妨同大家换个位置试试,不要怕破坏别人的情绪,更不必介意什么自尊心,人更多的时候需要思想大曝光。"说到这里,她灿然一笑,"起码我,愿意做你对等的知心朋友,如果有资格的话……"
  我们越谈越投机。我为自己的"灵感"引出了这番知心话而庆幸,心里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呀,"我突然故作惋惜地说,"刚才我们为什么不打开录音机,这不是极好的节目内容?"

  雨纹莞尔一笑:"不要紧,早记在心上了。"说着,她把一本杂志卷成筒状,煞有介事地凑近唇边:"听众朋友,今天就到这里,下次节目,再——请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