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哦,康乃馨




  轮椅驶入人民路不久,远远望见有家店铺门口放着一对大花篮,定睛一看,枫丹白露!一家新开张的鲜花店,心下不由一怔。

  那天是"助残日",一位陌生姑娘找上门来,指名道姓地交给我一束美丽的康乃馨,留下一句"代人送的",便飘然而去。我一时猜不透送花人是谁,却在花中找到了一帧精美卡片,上面的落款正是"枫丹白露"。
  受好奇心驱使,我把轮椅拢过去。店里有个女孩正拨弄花儿,"访访!"我认出来了。访访抬头,一脸灿烂,二话没说便开心地把我推进花屋。

  里头并不大,十来平方吧。三面墙上琳琳琅琅地缀饰着各式小精品。鲜花遍地,挨挨挤挤的,什么漂亮颜色都有。舒曼轻柔的乐曲在娇花嫩蕊间流淌回旋。循声寻去,鲜妍茂盛得几可乱真的绢花丛中,正悄悄放着一台收录机。
  "那花是你让送的?"我茅塞顿开。我该想到的,这女孩是那么爱花的一个。

  四年前刚认识我时,访访还是个高二学生。一天,她带来个诗本子给我读,信手翻开处,夹杂着许多枯了的碎屑花瓣花蕊,红蓝黄绿色色俱有。夹压整朵花儿的大有人在,珍藏这种玩意儿的人,却还是头回见到。正不解时,只听她轻唤"小心",极认真地把被我不慎撒落桌面的点点花屑收回本子;随后,伸展纤纤小指,往花屑上轻轻划拉几下,那手势绝对的随意,又绝对的优雅。
  我看到了什么——正宗的一幅意象画!
  从此,我不能不对这小不点儿刮目相看。
  访访爱花,我便因此受惠。繁忙学业的余暇,她来看我时,总不忘捎上些花花草草。艳桃素李,清莲寒梅,都能把我清冷的书桌点缀成趣。

  访访爱花,便有了"枫丹白露"。"独自守着花屋很寂寞吧?"我问。她却莞尔一笑,说自己可从未有过寂寞的感觉,开花店是很美气的,赚钱事小,闲着对花读诗文,才是人生一乐呢。

  在花屋里几乎呆了半天,那份怡然悠然的乐让人流连忘返。日之将暮,我才依依而辞。访访又扎出一大束鲜花,双手捧与我说:"以后,我要让你的书桌四季飘香!"
  哦,康乃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