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又是正月初五





  从1985年起,一到正月初五,我家便成了鲜花盛开的村庄。三个女孩一台戏,十几位疯也似地闹在一起,自然是乐翻了天。而且,加入者逐年增多,三年前的那一次最热闹了,二十多人济济一堂,花枝招展的快乐天使一个一个在眼前晃动,简直让我辨不出谁是谁来。

  记得那一天,朋友们尽情欢乐时,柳英笑吟吟地挤到我近旁:"开不开心,今天?"我一愣,心里正莫名怅惘着,竟将当年黛玉的话儿脱口而出:"人有聚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
  话一出口,见柳英顿敛笑意,又后悔不迭。她没有再说什么,只静静地依偎在我轮椅旁。
  柳英一定以为我是有意刺她。刚才她羞赧地告诉我,不久她就要做新娘了。她说她还会常常来看我陪我,尤其是正月初五。

  女孩子相继到了"摘苹果的时候",忙于工作家务,忙于丈夫孩子,数月不见寻常事。可她们仍念念不忘正月初五。据说只有在这一天,才能找回她们失落了的女儿梦。

  然而去年此日,柳英没有再来,唯有如兰十年如一日,做了妈妈准妈妈们的当然代表。不过,人还是来了不少,岁月的空白已由新结识的"小朋友"填充。我却再也挥不去心头那份失落与忧伤。我知道,即使是亲妹妹,她们也没有理由同我厮守一生。眼前的少女,终有一天也会无暇顾及正月初五。是不是该让这欢乐的节日悄悄划一个句号了?

  席间,电台为我们送上了一首《友谊地久天长》。缠绵的歌声,动情的祝辞,使得满桌人泪光莹莹。我忽而又想到了林妹妹的话,踌躇再三再四,强作平静宣布,这已是最后的晚餐,十年弹指一挥间,见好就收……
  一时冷场。姑娘们惊愕地呆望着我。我忍受不了她们凄迷的注视,赶紧扭头调转轮椅,悄然避进房间。
  不知道客厅里的她们说了些什么,但我相信,她们肯定说了些什么。
  她们一齐拥进房间时,一个个没事人似的。
  随后,是空前的欢腾。潇潇的歌,一苇的舞,小访的诗,配上雨纹声情并茂的朗诵,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着我,也一次又一次地让我看出了自己的渺小与卑下。

  想来姑娘们看出了我的回心转意,不失时机七嘴八舌地怪我起来。她们说我太偏心,不该在开心时刻讲这种扫兴话。她们说如兰不会是唯一的例外。她们说有正月初五,岁月才永远年轻。她们说……
  夜阑更静,又该散了。十几双手叠加在一起,如兰轻喊了"一二三"后,姑娘们异口同声:"正月初五万岁!"
  这不,又是正月初五,我已听见了她们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