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寄往天国的思念




  丽莉,你不止一次地表示,只要还活着,你永远不离开我。说实话,当时我并不特别感动,别的女孩也常常这么说。今天我却觉出了你这话的份量。欲哭无泪。

  我一直牵挂着你。元旦前夕,我给你寄去贺卡。正月初五,我也没忘托电波捎上一份问候。就在昨天晚上,我还跟一苇念叨起你。好久没音讯了,正要再次去信询问,你爸爸带来了惊人噩耗——你早在去年(1994年)12月8日就走完了自己21年3个月还差一天的生命历程。苍天啊,这般如花似玉的年华,你怎忍心?

  还记得吗,丽莉?去年8月17日,天气燠热不堪,你拖着病体气喘吁吁从店口家里赶来看我。面对娇弱无力的你,感激之余,我心疼不已。我不是没有想到那个可怕的概念,是诊断书上明白无误的"未见癌细胞"这几个字才让我偷嘘一口气的。只要不是那劳什子病,任什么也不怕。我相信你会很快好起来。你也说等完全康复了你要来城关找份工作,干什么都行,只要能常常来看我陪我。

  还记得吗,丽莉?临别时你与我勾过小指,八月初八华诞那天,你一定会再来。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从早等到晚,终于不见倩影。我隐隐有些不安,可又不敢深想。十天后才从你爸爸的信中得知,就在那几天你一度病危,经抢救已经脱险,不久便可康复来看我。
  知道吗,丽莉?我一直在等你啊……

  还记得吗,丽莉?那时我给你写过不少信,只是未见回音。是你体力不支慵懒倦怠,还是终于也厌倦了我,我猜不透。我怕会是后者,可我又宁愿仅仅是因为后者,只要你平安无事……
  可我错怪你了。丽莉。你爸爸说,即使在弥留之际,你还天天念叨我,你说你永远是我的妹妹,你甚至请求你爸爸永远照顾我……
  我太自私太狭隘了,怎能在你最需要关爱的时候不多给你一些问候?我身不由己,但我可以坐着轮椅去看你,起码可以天天给你写信啊!
  可惜晚了,唯有嗟伤,唯有愧疚。
  丽莉,请原谅我,是我不知道啊。你爸爸一直不敢告诉我实情,他怕我着急上火……

  还记得吗,丽莉?最初你只是我的"读者",由于你的纯真美好,我们很快成了知己。只是,我们的交往太短暂了,从头一封信到最后一次见面,只有七个月时间。我刚体验到了你的珍贵,你竟溘然长逝!
  还记得吗,丽莉?你说你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你要好好做人你要学点什么你要……

  你爸爸说你并不知道自己患了肺癌,你从不在人前提到"癌症"、"死亡"之类的字眼。除了最后一天陷入昏迷外,你总表现得很开心。我却认定这正说明你早已明白一切。你是在用最后的微笑抚慰每一个爱你疼你的人。我知道你不想走,丽莉。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丽莉。
  你若在天有灵,何不就来找我,哪怕托个梦也行。
  默默凝视着你留给我的玉照,任泪水悄然落在你姣好的脸颊上,洇开……
  丽莉,亲爱的小妹,我永远思念你,直到我们相会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