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林清玄散文集>正文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
五颜六色的老鼠
天天美文网 www.365essay.com
  家里最近有鼠患,起初颇为这么高的楼也有老鼠而感到意外,后来看到报导,纽约帝国大厦一百多层也是鼠辈猖撅,也就释然了。
  老鼠横行当然是讨厌的事,夜里常在天花板上奔跑,弄出声音;食物水果常常被咬破一个大洞或不翼而飞;最令人痛心的是,有时会咬坏橱柜,咬断电线,防不胜防,甚至担心哪一天它会咬破瓦斯管线。
  怎么办呢?我想到我佩服的两位古人,一是苏东坡,他说:“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还有一位是弘一大师,他说,如果把要养猫的食物拿来喂鼠,老鼠吃饱了就不会破坏东西,则鼠患可绝。
  于是,我总在晚饭后,留一些饭菜在饭桌上,给那些鼠辈享用,很快的就发现“今鼠已非古鼠”“世风日下,鼠心不古”,它们不知道是生性狡猾或是口味挑剔,特地保留的食物总是不吃,不给吃的偏偏东吃一口,西吃一口。
  不久之后,我就失去苏东坡的爱心和弘一的耐心了。
  我想不采取一点行动不行了,灭鼠药和黏鼠板不在考虑之内,因为过于残忍有违慈悲心原则;老鼠夹也不行,违背杀生的戒律;剩下的只有老鼠笼了。
  我原先的想法是,以老鼠笼捕捉老鼠,然后带到深山去放生,既可杜绝鼠患,也可让老鼠隐遁山林。
  有一次和朋友提起,朋友是艺专戏剧科毕业的,他说起在学生时代,宿舍中有鼠患,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抓到老鼠之后,在老鼠身上涂以鲜艳的颜彩,例如脸是大红色,身体是绿色、黄色、蓝色,尾巴涂成白色,然后把老鼠放走,老鼠就会绝迹了。”
  “为什么呢!”
  朋友说:“这是老鼠心理学,那只五彩的老鼠逃回洞里,它的亲戚朋友会大为恐怖,就会四散奔逃;那只五彩的老鼠则会大为愧疚,也会逃走,这样,不只是一只老鼠,整窝老鼠都会绝迹了。”
  我觉得朋友的方法很不错,有一天抓到一只老鼠就如法炮制了,把老鼠画成评剧脸谱的样子,放它回去,想不到真的有效,家里的老鼠从此绝迹了。
  一直到现在我还心存疑惑,那被画了脸谱的老鼠真的心怀愧疚吗?其他的老鼠真的心感恐怖吗?这是无法追索的,但老鼠也是有细腻感知的众生,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