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林清玄散文集>正文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
挑水肥的人
天天美文网 www.365essay.com
  昔时乡间有一种专门挑水肥的人,他们每隔一星期会来家里“担肥”,也就是把粪坑的屎尿挑到田野去施肥,因此我们常会和他们在田间小路不期而遇。
  小孩子贪甜恶咸,喜香怨臭,很讨厌水肥的味道,我们只要看见挑水肥的人走近,就捏着鼻子往反方向逃走,跑很远了才敢大口呼吸。
  有的挑水肥的人喜欢捉弄孩子,远远地就说:“香的来了,要闻香的孩子紧来喔!”那语调好像他就要挖一块分给人闻香一样。
  有一次,我与爸爸同行,不巧遇到挑水肥的人,我不敢跑开,只好捏着鼻子把头别到一边去,好不容易熬到水肥的味道错身而过。
  爸爸立刻叫我立正站好——每次他有什么严重的教训总是叫我们立正站好——然后他严肃地问我:“为什么遇到担肥的人捏登子转头?”
  “因为真的很臭嘛!”我委屈地说。
  “他们挑肥的人难道不会臭吗?”
  我说:“大概会吧!”
  爸爸说:“他们忍着臭,帮我们把水肥倒在田里,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呀!知不知道?”
  我点头说:“知道。”
  爸爸忽然以一种十分感性的语调说:“这担肥的人,在家里也是人的儿子,也是他儿子的爸爸,我们应该尊重人、疼惜人,以后你在田里遇见他们,不可以把头转开,不可以捏鼻子,知道吗?”
  “可是真的很臭呀!”
  爸爸说:“你可以深呼吸、憋住气,等他们走过再呼吸呀!”
  后来,我每次遇到担肥的人,总是深呼吸、憋住气,想到他们也是人于,也是人父,就感觉那样的憋气使我有一种庄严之感。
  我后来肺活量大,可能与那深呼吸和憋气有关。
  现在,父亲虽然过世了,但他那一天对我说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讲完话,我们一起在夕阳下的田园漫步回家,田园流动着金黄色的光到如今还照耀着我。
  这世间的每一个众生,彼是人子,亦是人父,应善待之!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