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林清玄散文集>正文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
琼麻开花
天天美文网 www.365essay.com
  朋友带我沿着恒春的海岸线,去看今年的琼麻开花。
  清晨的海风与水气,使我们感到十分清凉,这初秋的早晨如此静谧美好,光是在海岸散步就够幸福了,不一定要去看琼麻开花。
  沿路,我和朋友都沉默着,享受这难得的海岸步行。我想起昨夜在朋友家,他曾试图形容琼麻开花的情景:像几千株铁树上都开了月桃花、像放大了一百倍的铃裆花,像插在海边的万国旗……朋友说了半天,懊恼地说:“我无法说清楚,你明天看就知道了。”
  远远的,我们就看见成排的琼麻花了,琼麻树丛坚硬利落,真的像铁树一样,琼麻花从树丛中孤挺而出,拔高数尺,那么自负自信的样子。琼麻花形确实有些像月桃花,只是比月桃花巨大、洁白和奔放,这时我想到朋友说的“几千株铁树上都开了月桃花”也是十分贴切的,但那种辉煌繁盛的开花景象,没有亲见是难以体会的。
  朋友说:“我昨天在形容的时候,你一直笑,好吧!现在你站在琼麻花前面了,你形容给我听!”
  我说:“看到琼麻开花,使我想起禅宗的一个句子:‘珊瑚枝枝撑着月’,好像海里的珊瑚一夜之间都爬到沙滩上,而月亮化成千万个化身,落在珊瑚的顶上。”“或者也可以说把千万盏路灯全搬到海岸线来!或者……呀!我无法说清楚,你看不就知道了吗?”
  我学着朋友的语气说话,他听了哈哈大笑。
  当我们从海岸回来,“心里就像被琼麻花撑开了,深深留着那美丽的画面。抬起头来,看见国庆鸟灰面鹫在极高极远的天空盘旋,那么威严、那么静定,我深信那威严与静定是飞越千万里江海山林而形成的,只是我要如何形容,才能让人看见灰面鹫满天飞翔的美呢?
  唉!这世界最美的部分,只能以感受得知,语言是很无力的。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