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林清玄散文集>正文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
南蛮黄釉
天天美文网 www.365essay.com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
  售价十分高昂,实在太喜欢柠檬黄,还是忍痛买了。回到家,拆包装纸的时候,才发现在颜色的说明写着“南蛮黄釉”,使我怔了一下,南蛮指的当然是中国了,因此也可以叫作“中国黄釉”。
  我想起,南蛮黄釉其实是和胡琴、胡瓜、番茄、番薯一样,只是一个名字。这使我因中国被称为南蛮的不快也为之减轻。在这个世界上,种族与种族间不免互相轻视,可是真正的美是不会被名字所淹没的。
  我把美浓陶艺家朱邦雄送我的一个黄色陶碗,拿来配这个日本的壶,不知道它们用的釉是不是相同,但都是非常美,非常正宗的黄。
  真正美丽的眼睛就是最好的釉,可以为生命上彩,无关于名字。
下一页
上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