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强奸·翻译




  据说,翻译有直译和意译之分。
  据说,好的翻译家可以译出原作的神韵。
  据说,做翻译工作必须先熟读翻译教条。
  其实,翻译只有两种之分:好翻译和坏翻译之分。
  好的翻译,是男欢女爱,如鱼得水,一拍即合。读起来像中文,像人话,顺极了。坏的翻译,是同床异梦,人家无动于衷,自己欲罢不能,最后只好"进行强奸",硬来硬要,乱射一通,读起来像鬼话,既亵渎了外文也亵了中文。
  亵渎外文事小,亵渎中文未免有辱国体,罪大恶极!再说,既然是外文译中文,外文偶有不懂,还可以请教高明。笔下的中文,既然是自己"母亲的舌头",要是逐字逐句都先找人鉴定虚实,然后落笔,虽然不是"操他妈的",起码也成了"操我妈的"。
  一来到伦敦这个鬼地方,见闻趣广,嘴上老挂着"操他妈的",而心里不兔又忐忑忐忑,恐怕有朝一日,自己不由自主,欲罢不能,结果弄得"操我妈的"!
  起初,自己的英文实在不灵,鸡毛蒜皮的话,都得先用中文思想,然后翻译出英文来,或者说"强奸"出英文来。日久天长之后,干得"好事"多了,英文果然有了"早泄"的迹象,经常一触即发,一塌糊涂,乐极了。可是,"操我妈的"日子接踵而来了。
  我不说"逐渐进步",我说"有增加中的进步"。我不说"希斯看来是会参加开会",我说"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希斯愿意出席这次会议"。我不说"威尔逊正在洗澡",我说,"威尔逊在进行洗澡"。最后,什么"被认为是小偷",什么"生存中最大的飞机",等等等等等等,我都朗朗上口,甚至付诸笔墨,如有神助。
  再套一句伦敦式的中文来说,此时此地,我的中文,跟正统的人话的中文之间,已经是"意见互相相左"了,因为我跟中国书已经"脱离接触"了,我跟中国人也"脱离接触"了。
  我觉得我的英文跟洋大人一样好了。
  我觉得我"有被英国人归化"的资格了。
  可是,我的皮肤是黄的,这一点很教我头痛。不过,这一点也教我找到了一条谋生之道。我可以"进行"翻译工作。洋大人认为我既然是黄种中国人,我的中文一定通。于是,我只好用"进行强奸的方法"去"进行翻译"。于是,我开始"操我妈的"了。
  噫嘻哀哉。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