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坐看云起



生活·家庭

易敏

  我曾有一伙儿朋友,情趣相投,大家在一起玩得十分惬意。后来,其中一对有情人同坠爱河,大伙儿祝福他们终成眷属。几年过去了,朋友们各自在人海中沉浮,各有一份甘苦,却再难得机会互相倾诉。前不久,当年那对恋人中的男主角挂来电话,说他要过生日了,想借机邀故友一聚。“哎,”我忍不住问,“你们俩几时结婚?”“很渺茫。”他淡淡地说。生日那天,所有的朋友都到齐了,唯独不见主人的女友,当年那个爱情故事中的女主角。面对大家惊诧的目光,主人平静地一笑,“我没有通知她,但她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朋友们都觉出了他的无奈与淡淡的悲哀,于是十分默契地不再追问。那天吃火锅,气氛也很火。正当大伙儿酒酣耳热之际,门忽然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主人的恋人。主人含笑迎上去,为她解去大衣。
  看不去,他俩相爱如初。谈笑间,大家拿出了送给主人的生日礼物。其中最独特的,是一方雪白的丝巾,上面写有“坐看云起”四个字。一看墨迹,便知出自谁手。
  主人的恋人,我的这位女友秀外慧中,当年就写得一手漂亮书法。大家赞叹之余,并不十分解意。唯独主人似有所悟。尽兴归去,正好与女友同路,便聊起她的礼物。她说,香山卧佛寺,有副对联:“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她将这句名诗赠与男友,因为他们的爱情已经走到尽头。我深表惋惜,她却悠悠然地说,前边就是云起之时。后来,我总也忘不了那句话:前边就是云起之时。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