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云品



散文·海外版

李连泰

  有言道:人有品,文有品,文品如人品;我说:人有品,云亦有品,云品识人品。
  一日,游览闽北武夷山,登主峰黄冈。汽车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与云为伴,一起过了植被的三个垂直高度。先是山下有雾,但不多时便豁亮起来,山苍苍,林莽莽,白云悠悠绕山梁。汽车翻过两道山脊后,前面的路又逐渐朦胧,如临黄昏,如到雨前,过后又见一片骄阳。回头望望驶过的山路,只见刚从身边擦过的那朵云已飘到对面的山林中去了。登上黄冈顶峰,天上是一片湛蓝湛蓝的净空,那云,那云之海,全都匍匐在峰下沟壑间,只是近处的山巅有几丝游云蠕蠕行它的路。美景壮观,不由对这番情景寄托遐思。
  不久前,参加西峡笔会,我去了河南伏牛山腹地,再度与山交友,与云攀谈。
  从山脚的林场出发,天空下着蒙的天际里,几条白白的云带,系在主峰的黑色颈间,犹如一块柔柔的丝绵,又如一串莹莹的珍珠项链,变幻着、交替着、点缀着伏牛山巅的威严。一簇簇的云絮,不歇地飘荡过来,扑上车窗,热情探视远方的来客,又款款而去,铺垫在脚下的峡谷,莫非知我的恐高症?登上老界岭,又一次来到云之上,我的相机里,留下了伏牛山的云海,留下了云海间数不清的峰之屿……我恍然有所悟:云,不也有灵性么?水也有灵性所展示的“品”么?无论登山,或是在飞机的座舱里,每每与云攀谈,我总发现它有自己的高度,既不低就为雾,也不奢望飞升苍茫的穹宇。就是在浓雾弥漫之际,也不混同,雾散了,云依然是云。想到在庐山、黄山诸峰所见,云或系山腰,或卧山脊,或游山巅,总是依山傍林,构筑自己的故乡。不依山势而攀附,不嫌峰低而追逐星辰,本能地尽自己的天职,潇潇洒洒,走自己的一生。这不正是云的品格么!
  云,来自江河山川的呼吸,裹挟大自然的灵气升华,从诞生的一刹那起,就认定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为此,它只有征程,没有驻地,日夜兼程度一生,星月间,寻觅东方天际的一丝曙色;黄昏时,采撷最后一缕阳光,阅读世界,阅读人生,阅读历史,不染一丝恶气。它有洁癖,爱打扮蓝天花卉,也爱山的凝重和原野的豪放,由此而成为诗的宠儿。它轻盈,升腾是为着拥抱世界……然而,云虽然洁身自好,毕竟还是生活在人世间,也沾惹人间是非。诸如:过眼烟云—是云之过错,还是人的过错?青云直上——云从没有此奢望。至于黑云压城城欲摧,我想,云若真能摧城,那城留着还有何用!
  人言可畏,但无论如何,云终究是云。不过,它委屈时,也要落泪的,那便是雨。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