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油漆未干



散文

陈香梅

  是星期六的早上。明天家里请客,我把一切都准备妥当,正准备到理发店去整理头发,门铃响了,来的是油漆匠。我已雇请了他三个星期。他早不来迟不来,今天我把一切收拾妥当,这位仁兄却优哉游哉地来了。不让他进来吧,可能以后他永不再出现;让他进来吧,我今天晚上可有罪受,要把一切重新再收拾。
  他见我面有难色,问道:“是不是今天不方便?那我下星期再来也可以。”
  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他把一切工具都用车子推上楼来了,好吧,算我倒楣,还是让他进来吧。
  他看见客厅饭厅都布置得整整齐齐的,便说:“今天请客?”
  我说:“不是,今天不请客,明天请客。”
  他说:“那绝对没有问题,我先油漆饭厅,下午,就完工。下星期油漆客厅。
  你放心好了。”
  我无可奈何:“好吧,让我拿布把家具盖一盖。”
  他说:“你不用操心,我来做。”
  我说:“我的理发师在等我,一切交给你去布置了。”
  在家帮忙的人大吃一惊,她说:“他今天来油漆,怎么可以?”
  我说:“将就一点吧,他说下午可以完工,我们晚间再来收拾一下。你给他咖啡和点心吧。”
  我若迟到,我的理发师可能又会罗唆了。
  我走出门时,油漆匠吹着口哨,开始工作。
  我生于牛年,真像一头牛,做事就比较着重条理,最不喜欢手忙脚乱的人。家里请客也是如此,一切都照着计划预先准备,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绝对没有预料到油漆匠早不来迟不来,却在我宴客的前一天来了。
  理发师今天特别慢,好不容易才等到他把我的头发做好,赶回家去,整间房子都是油漆气味,我再端上一杯咖啡,两片蛋糕,我说:“今天就收工吧,下星期再来,你也该休息了。”
  他说:“不忙,不忙,让我把这一个角落事理好。”
  我心想,你不忙,我可忙呢。
  冬天的夜来得好快。他把一切工具收拾好,我把他送走时,天快黑了。
  我坐下来一看饭厅里的一切——星期五晚上下班回来所费精力布置的一切可以说是前功尽废!
  第一,该想办法把这油漆气味消除一下。先开窗子,忘记了是刚刚油过漆,一手都是漆!再去找檀香,上周还点过,这会儿却记不起摆在哪儿了。
  午夜总算把一切重新布置好,人也有点精疲力尽了。
  人生的过程,有多少次遇到的是类似油漆未干的际遇。无论你如何细心安排,以为万无一失,但却常有使你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
  爱情、事业,常常也会有油漆未干的情况,因此会使你啼笑皆非!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