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散文》

施沁

  夜,披着神秘的黑面纱,一弯明月镶在光滑而虚无飘渺的额,点点星光衬托出迷人的线条,轻云是你手挽薄纱的晚装,微颤的晚风是你平静的鼻息。噢,夜,动人的夜!夜,可曾有人看清过你?有人喜欢你的安静,令亲密的更为亲密;有人诅咒你的冷酷,令恐惧的更为恐惧。
  诗人赞美你,在逃者感激你,你包容一切:和谐、争斗。你是冷眼的旁观者,你是软弱的见证者。
  夜,让我看清你,那高高在上,握着生之权仗的是你吗?你明亮的眼透着寒光,你高挺的鼻写着高傲,你薄薄的唇抿着残酷。你的胸膛虽然美丽洁白,却冰凉刺骨。无边的威严是你的宝座,软弱的心灵在为你颤抖。
  夜,让我看清你,那近在咫尺,带着含蓄笑容的是你吗?你明亮的眼透着温柔,你小巧的鼻写着调皮,你玲珑的唇滴着甜蜜。你柔软的胸膛,有着母性的博大。
  浓浓的浪漫是你的秋千,轻轻荡起无边的和谐。
  夜,我无力拒绝你的来临,也无法挽留你的离去。多少次甜蜜,多少次落寞,多少次争斗,多少次恐惧,都因你而起。噢,让我又爱又恨的神秘的夜。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