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谢了,朋友



三月风

程静媛

  22岁那年,我带着对人性的悲悯,对自己的悲悯,茫然上路了。
  过了黄河,穿越中原,又在烟雨迷清丽、高雅的忧伤。我站在堤上,久久不能逃脱这种情调。
  我披着一头黑发,脸色苍白,离满湖的欢笑非常遥远。他走过来,看着我,带来一阵缓缓的湖风,同时对我的沉默做出宽容的浅笑。我依然对周遭活动的人们都感到麻木,不打算跳出固有的情绪。
  “其实,跳下去也不一定不舒服。”他说。我转过头看了一眼,仍不想理会,只是心里很狂傲地笑了一下,我才不会犯傻呢!
  “你跳下去,我还得救你,太戏剧化了。”他嬉笑着穷追不舍。我不得不认真地看看他了,一个不修边幅、脸色和我同样苍白的年轻人,不远处,摆着一副相当破旧的画架。
  我勉强笑笑,问了句:“画什么?”
  他耸耸肩:“3年了,我站在这儿感慨万端,却没画出橡样的东西。”听得出很深的自嘲。
  “你想找什么?”
  “不知道,所以注意到你。”
  “怕我跳下去?”
  “怕破坏了一幅有灵气的画。”
  我感谢他的赞赏,笑笑说:“谢谢!”说得很由衷。
  “也许你点化了我。”
  我不理解地看看他。
  “人才是这个生存空间真正的生灵,其实,你第一次转过头来时,我已经知道你‘水性’很好,不会被‘淹’的。”
  “人们的相互关注并不值得庆幸。”
  “你很孤独?”他关切地看着我。
  “孤独与生俱来。”
  “可与生俱来的东西并不只有孤独。”
  “我习惯了,或者说喜欢。”
  “你可以喜欢,但不要习惯。”
  我觉得他正一点一点地打倒我的孤傲,很想快点躲开,却又扔出一句:“你呢?是喜欢还是习惯了感慨万端?”
  “我很空虚。世间万物没有属于我的东西。”他坦诚的语言射出一种逼人的沉闷。
  唯剩沉默。
  等他画完一张速写递给我,我大大地惊诧于他的画笔的穿透力:画上的女孩孤傲、忧伤而又飘逸得让人不可捉摸。
  小心防守的堡垒突然被冲击,很是恐慌,我匆匆地就要告辞。他在那张速写上草草地写了几笔,折了两折给我,像阳光一样灿烂地笑了笑。
  我就这样告别西湖,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如画的杭州真的远去了,我才打开那张速写。画面边上写着:感到寒冷时,请来!
  我骤然感到浓浓的暖意,又想起他说的:“与生俱来的东西并不只有孤独。”
  我知道了还有人情的温馨。
  谢了,朋友!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