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写给爱人的话



《台港文学选刊》

  ●郭强生听说爱情已不再适合这个城市——不方便携带,不容易保存,不接受预约。那天店员小姐告诉我:先生抱歉,没有这样的尺码,你的爱情我们没法替你包装。所以请原谅,我只好把它挂在胸口,从办公室穿越下班颠峰的台北,一路走来。
  冰冰凉凉的?——那就是了,你刚刚已经触摸到了我的灵魂,因为思念的汹涌,它被冲洗得如此清滑净透。然而,我的额我的颊,却在岁月的指尖轻抚后钝暗枯锈。
  发现那段感情竟然被人放在“失物招领”的橱窗里。看清楚了才知道,其实是一个相似的背影,映在橱窗的玻璃上……想说一直没人好说,后来我常常在经过那样的窗口时不自觉停下步来。
  ●张曼娟因为爱你,也被你爱着,才逐渐苏醒,察觉了自己的美丽与丰盈;真确感受到无尽的需求——去爱其他更多的人。
  ●林文义跋涉过生命里最为幽暗的路,你像一盏灯,温暖而柔和地在路的尽处等我。我问道:“你是谁?”你只是微笑,美丽的双眼仿如秋天的湖水,那般深邃地将我溺于其间,我终于知道:“你是爱,是我最后的梦。”
  我与你去遥远的他乡,为了一次爱的许诺。我们在向晚的冷雨中飞离冬天的岛屿,你说:“阳光在南中国海等待。”
  机窗外是平静而亮丽的晚云。我想着那里的海水、椰树……偶一举目,是你温柔的笑容。
  这一刻,我忽然全然地明白:什么是“一生一世”。
  ●杨明从不愿相信所谓的死生契阔,倒不是怀疑爱情,而是觉得在诡谲多变的现世,能真正相知相惜,即使短暂,也值得感激。
  ●张默请把你心的语言吐出,请把你眼的光芒射出,请把你手的节奏写出,在那无边无际的青丝中,风静止,树轻呼,让我们摇摇那灿烂的爱吧!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