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许地山散文全编

许地山

  妻子说:“良人,你不是爱闻香么?我曾托人到鹿港去买上好的沉香线;现在已经寄到了。”她说着,便抽妆台的抽屉,取了一条沉香线,燃着,再插在小宣炉中。
  我说:“在香烟缭绕之中,得有清淡。给我说一个生番故事罢,不然,就给我谈佛。”
  妻子说:“生番故事,太野了。佛更不必说,我也不会说。”
  “你就随便说些你所知道的罢,横竖我们都不大懂得;你且说,什么是佛法罢。”
  “佛法么?——色,——声,——香,——味,——触,——造作,——思维,都是佛法;惟有爱闻香的爱不是佛法。”
  “你又矛盾了!这是什么因明?”
  “不明白么?因为你一爱,便成为你的嗜好,那香在你闻觉中,便不是本然的香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