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童心小世界



散文

王士学
一妈妈,月亮真馋呀,天天夜里跑到屋后的大坑里偷喝水。
  怎么?妈妈,你不信?真的。你看,原先坑里满满的水,都快叫它喝干了呢。
  妈妈,我真的不骗你。你看,过去月亮扁扁的肚子,喝得象小西瓜一样圆绷绷了。
  你笑了,妈妈。你说,它还会慢慢吐出来的,当吐尽最后一滴月辉,它便瘦死了。
  噢,妈妈,我知道了:月亮是个好孩子,它喝的是水,吐出的月辉凝成露珠,挂在早晨的草叶上了。
  什么什么?那露珠是奶水,小孩子的梦就是它喂大哩!
  嘻嘻,那月亮就成了奶瓶子啦……二清晨,毛茸茸的太阳正在头上红起来。
  我和伙伴们跳进瓜园。忽然,一个孩子嚷起来:“看呀,这里落个太阳!”
  这惊喜几乎是同时把我们的眼睛点亮的:“这里也落个太阳!”
  “这里也落个太阳!”……——差不多在每一片绿叶上都住着一个小太阳。
  丫丫说:“人人都有个小太阳,但咱们的不一样。”
  小小嚷:“太阳是谁手指上的血浆染红的呢?”
  一阵风响,摇落了大片小太阳。
  我在想:明天,用瓦块在当院开片地,种一片小太阳吧!再携给西邻的瞎奶奶一篮,晚上好照她上炕……哦,关于太阳的话题总是那么多……三小桐树,小桐树,站了这么多年,你不嫌累吗?
  我扶着你走路时,你才手指头样粗,如今长成爸爸的一只胳膊了,这不是累肿的吗?
  春天,你举着一片又一片绿色的小凉席,等谁来坐呢?
  你总是不说话,默默地等呀等呀,把绿色的小凉席都等黄了,等凉了。
  下雪了,你把一片片发黄的小凉席收起……第二年春,你又铺开了一片片绿色的小凉席……四天热了,妈妈给我铰了个月牙头。
  “妈妈!你看门前的小土山,长一头那么稠那么密的绿发,为啥不叫妈妈给铰了呢?它不怕热吗?”
  “不怕热,孩子。”妈妈回答……天冷了,妈妈给我捂上个大棉帽。
  “妈妈,山上光秃秃的了,为啥不叫它妈妈给戴上棉帽子呢?难道它不嫌冷吗?”
  妈妈笑了:“只有到很冷很冷的时候,才给它戴上雪白雪白的雪帽子呢。”
  我想了想:“妈妈,到时候俺俩换换吧!”……五爸爸用青枝绿叶搭了座瓜棚。
  黑天白日,瓜棚俨然一只支楞的耳朵,守望着夏季,守望着那一片青翠。
  我躺在爸爸的怀里,把天上的星星数稀了,最后数成蜡黄蜡黄的月亮一轮。
  一觉醒来,我发现总是搂着个枕头似的甜瓜睡。
  而爸爸总是蹲在地头上,眼鲜红鲜红的,象两瓣红桔子。
  我不敢摸那两瓣桔子,恐怕手一触血就淌出来,把心也打湿……六把个瓜抛在前面,伙伴们划着水齐追,看谁先追着好运气。
  太阳的脚真烫人,把我的脊背踩得热辣辣的。
  我一个猛子扎进清凉里,太阳便被隔在水上了。哈哈,太阳真的不敢下水。
  洗完澡,光着身子瞄着河岸跑,且面天唱歌:“太阳太阳你出来云彩云彩下东北……”果然就从一扇白云下唱出个太阳,滋滋地发着响。
  大家背着太阳追着兴奋。
  太阳嗖地一下放出了我们的黑影子。
  我们飞跑着追,影子飞跑着逃离。
  我朝着影子扑过去。哈哈,影子被我压在肚子底下了……七我从没见过那么大的扇子。
  在我童年的夏夜里,奶奶总爱把那面扇子摇呵摇。
  我疑心那满天的星星,白胡子老头,还有那么多的故事,都是奶奶的扇子摇出来的。
  我呢,也不知不觉地被扇进梦乡……奶奶终于把夏天扇得远远的了,把童年扇得远远的了,也把她自己扇得远远的了。
  奶奶,在遥远的世界的那一边,我是永远也够不到你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