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圣光



羊城晚报

詹嘉珍

  浅黄色的台灯光柔曼地照着,映出他轮廓分明、充满男子汉力度的脸庞。她坐在他的对面,醉心地倾听他说话。
  他是她心中的一尊偶像。
  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博学多才。说话像银行帐目一样缜密,无懈可击。
  在很多场合,他都会有上乘表现。姑娘们背地里都称他为“一号选手”。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她是个幸运儿,美得她在梦中也笑出声来。
  他侃侃而谈,从燧人氏谈到“澳星”失踪,从黑格尔的美学谈到萨特的存在主义,从全球十大富豪谈到中国的市场经济……话中充满了情调和哲理。她觉得眼前有一片圣洁的光,她的身心和灵魂都笼罩在光晕中……他拉开抽屉,展示他发表在某刊物上的一篇佳作。她无意间瞥见里头放有许多电灯泡、灯头。
  “放这些东西干啥?”疑惑在她脑中一闪,但很快被他一个极为潇洒的动作打断了。他关上抽屉,手一甩,说:“爱因斯坦认为,一个人的真正价值首先取决于他的感情、思想和行动对增进人类利益有多大的作用……”又说:“柏拉图说过,情绪及其带来的快感都是人性中卑劣的部分。”她静静地聆听,整个身心沉浸在一种无与伦比的虔诚之中。
  这时,他的妈走了进来,说道:“楼梯口的电灯泡烧了,这次该我们家出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灯泡,走到门口又踅了回来,走进厨房。她跟了进去,看到他站在凳子上,用新灯泡换下旧灯泡。见了她,他解释说:“新灯泡自己用,楼梯口用旧的。”
  她愣住了,眼前的灵光霎间化为一片雾气……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