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生活



中国时报

小野

  我继续忍着,而且告诉自己说,也许儿子并不是恶意,他只是有些顽固而已。躺在床上,儿子对我说:“爸爸,我很烦。”我说:“我也很烦,怎么办?”儿子说:“那来打一架吧。”我说:“好吧,明天再打。”
  歹嘴儿子从小就不喜欢对别人甜言蜜语,他特别讨厌那些爱拍老师马屁的同学,说他们是谄媚”。而他自己呢,偶尔抛出一句话都是冷酷的。还带一些刺。老婆常常怪他说:“用台湾话说,这叫歹嘴。用国语说,叫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也常向他解释说,赞美别人不一定是谄媚,如果常常能发自内心赞美别人,那也是一种美德和能力。我很得意地告诉儿子说:“你看我每天都在称赞你妈妈,这是我能维持和谐关系的秘诀。”
  果然,儿子有些改变了,他遇到老婆就很谄媚地笑,然后很夸张地说:“妈,你好漂亮呀,好漂亮呀……。”
  说太多遍以后,老婆有些烦了,就说:“不会换个词啊?”
  于是儿子就改口了,下次遇到老婆就说:“妈,你的气质很好呀。”
  我着着儿子,正要鼓励他,他却大声对我说:“爸,我这样子够虚伪了吧?”
  黄昏时全家人整装待发,女儿穿了一件牛仔裙,儿子立刻说:“好恶心呀。”我问他:“一定要这样说才够味吗?”儿子为自己辩解说:“好恶心是一种赞美的话,你太落伍了。”
  不久,女儿又穿上了一件红底白点的T恤,儿子又开口了:“哇,好骚。”
  我问儿子说:“这也是赞美吧?”
  儿子说:“当然。”
  我想了想说:“啊,我懂了,那是你们之间的语言,我学会了。儿子啊,你看起来贱贱的。”
  儿子有些生气地问我说:“为什么要骂我贱贱的?”
  我理直气壮地说:“哎呀,你不懂啊,贱贱的表示很可爱的意思,也是一种赞美的话呀。”
  儿子笑了,对我说:“爸爸,你看起来肥肥的,贱贱的。”
  我很开心地说:“谢谢你的赞美。”
  从此,儿子遇到了老婆,仍然继续不停地讲着一些肉麻的话,像是:“妈,你好性感呀!”当“赞美”成为一种流行之后,家里的气氛自然更好了。
  擦鞋风波快接近结婚纪念日时老婆兴冲冲地对我说:“为了表示互相勉励彼此的努力,你看我们互相送一件礼物当奖品如何?”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彼此送一双慢跑鞋,如何?”
  老婆很认真地想了想,不禁赞美地说:“送鞋子,很有意思,因为……。”
  因为……不用说,理由一大堆,除了象征意义之外,“实用”是最好的理由——我们几乎每天都要用上。
  结果,结婚纪念日过了,鞋子也没买,理由是“懒得去一趟鞋店”,以后再说吧。
  纪念日过后第四天,儿子忽然说要修羽毛球拍,并且顺便要换一双球鞋,于是我们终于有机会去鞋店一趟了。
  面对鞋架上的各式各样球鞋,儿子犹豫不决。我抓起一双重量很轻也很柔软的NIKE多功能跑鞋给他,他立刻满意地点头。老婆正想拿另外一双看起来一样、人格却少600元的NIKE鞋时,我迅速地阻止了她的“可能动作”。女儿也想要一双新鞋,可是她并没有“流行”的观念,她要了一双和老婆脚下相同牌子的跑鞋,儿子和女儿皆大欢喜。老婆望了望我说:“你看,咱们是不是也来各买一双?
  “我正想回答说:“好哇。”
  可是,老婆又改了口说:“算了,把旧的穿坏了再说,鞋柜也装不下太多的鞋子。”
  这时老板顺便向我们推销了一罐新产品“泡沫洗鞋剂”,他说:“只要一擦,洁白如新。”
  提着两双新买的鞋子回家,一路上老婆笑着对我说:“你看,最后还是给孩子买了新鞋,我们穿旧的。”
  女儿听了,立刻说:“回家以后,我替你们擦鞋子。”
  老婆没有反对,并且称赞女儿说:“还是你比较贴心。”
  回到家,女儿赶快拿出我们的旧鞋放在旧报纸上开始使用那一罐“泡沫洗鞋剂”,当她才喷出一朵泡沫,儿子在一旁就嫌她倒得太多。儿子说:“不要用太多,不然一罐泡沫一下子就用完了。”
  老婆瞪了儿子一眼,儿子没发现。
  女儿很卖力地擦着老婆那双白色跑鞋,儿子仍然不停地提醒女儿少用泡沫的道理。
  我也忍不住了,就对儿子说:“让她用吧,不要阻止她。你平时用水用电都很浪费,为什么对泡沫反而那么节约?”
  儿子很不服气,低头继续看着书,他每天都有许多考试,虽然是暑假。
  擦完了老婆那一双,正准备擦我的那一双Reebok,儿子又丢了一句话给女儿:“妹妹,爸爸那一双已经脏得进入皮里面了,再擦也没用。”
  我瞪了儿子一眼,心想:“老爸才买一双最贵的NIKE新鞋给你,你却舍不得妹妹多用一点泡沫擦老爸的旧鞋,这是什么时代呀。”
  我忍住没说出来,只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挑剔妹妹,让她好好擦鞋子?”
  儿子感到风雨欲来的气氛,就抖了一句:“是鞋店老板说的。”
  老婆也听到儿子的话了,忽然大声地对我说:“我想通了,明天,我去鞋店,给你买一双最贵的Jordan,也给我自己买一双Diana。我们不要那么可怜……,看儿子的脸色。”
  儿子不再嘀咕,不久就把书本收起来上楼去了。
  老婆看了看我,深深叹了口气,我则看了看那双经过女儿猛擦一阵的Reebok,果然肮脏如昔。我拿起那罐“泡沫洗鞋剂”朝鞋面上猛喷一阵,然后用力擦了起来,老婆终于笑了。
  我继续忍耐着,而且告诉自己说,也许儿子并不是恶意,他只是有些顽固而已。
  躺在床上,儿子对我说:“爸爸,我很烦。”
  我说:“我也很烦,怎么办?”
  儿子说:“那来打一架吧。”
  我说:“好吧,明天再打。”
  儿子笑了。
  老婆看我很泄气,就故意大声说给儿子听:“不要对孩子太痴心,不然容易被伤害。当孩子大了,就当成朋友吧,不要太多情。”
  于是,我们这一对依然穿着旧鞋的父母便在唉声叹气中入睡了。
  次日清晨才五点半,老婆推醒我说:“去晨跑吧。”
  我们穿着被女儿用泡沫洗过而有些像“雨后初晴”的“灰色”跑鞋上路了。我们彼此看着对方脚上那一双灰灰的跑鞋都忍不住笑了。老婆抬起了脚,晃了晃脚上的鞋子说:“还很耐用的。”
  一边跑步,我一边告诉老婆说:“自从我做了烈火青春这种青少年犯罪个案的节目以后,对青少年的一些想法更了解了。我们要让孩子知道我们的不满,可是我们也要容忍他,因为他还在成长中,就算是犯错好了,他其实已经知道,只是找不到台阶下。”
  老婆也同意了,边跑边问:“你的意思是说,等一下我们还是要给他打一个morningcall(叫醒电话)?”
  跑完了8圈,正好6点40分,我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投下一块钱,打回家里。电话响了很久,儿子才接起来。我说:“Hello,是爸爸提醒你该起床了。”
  儿子用那种刚醒来的口气说:“Hi,爸爸,早上吃什么?”
  我说:“昨天妈妈给你买的胡椒饼放在烤箱里,另外还有周华健的I…”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