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散文四篇



纪伯伦
当我的忧愁降生时当我的忧愁降生时,我细心地照看它,爱惜地守护它。
  和一切生命一样,我的忧愁也成长起来,变为强壮、美丽,而又满怀着奇趣。
  我和忧愁相爱着,我们也爱着周围的世界,因为我的忧愁有颗善良的心,我的心也因为忧愁而善良。
  我和忧愁交谈时,我们的白昼便飞扬起来,我们的黑夜便缀饰起梦幻,因为我的忧愁有高妙的谈吐,我的谈吐也因为忧愁而高妙。
  我和忧愁歌唱时,我们的邻里便端坐在窗前聆听,因为我们的歌如大海一般深邃,我们的乐调蕴涵着奇妙的回忆。
  我和忧愁信步时,人们以和悦的目光注视,以动人的低语称道,自然也有人眼露出妒意,因为我的忧愁高洁超逸,我为我的忧愁自豪。
  可我的忧愁死了,就像一切生命会死去一样。留下孤独的我冥思苦想。
  现在当我说话,却只有笨重的言词坠落耳旁;当我歌唱,却不再有邻人前来聆听;当我漫步街头,也不再有路人注目一顾。
  只是在睡眠中,我听到这怜悯的声音:“看哪,这里躺着的人,他的忧愁已经死去!”贤明的国王先前,遥远的维拉尼在一个强悍又贤明的国王统治下。这个国王以强悍令人慑服,以贤明受人拥戴。
  城中央有口井,井水清凉透澈,全城的居民,包括国王和大臣们,都以这口井水为饮,因为城里再没有别的水井。
  忽有一夜,在全城都已入睡之后,一女巫来到城中,在井里滴入七滴药液,并宣称:“此后再饮井水者必定变为疯子。”
  次日晨,全城的居民——除了国王和侍从长——都饮了井水,并果然和女巫所言变为疯子。
  当日,巷里市间的人们都在交头而语:“国王疯了。我们的国王和侍从长失去理智了!我们决不能受疯子国王统治。
  我们必须罢黜他!”入夜后,国王令人取来满满一金杯井水,并大饮一口,又让侍从长饮尽剩下的半杯。
  翌日,遥远的维拉尼城一片狂欢。人们庆祝国王和侍从长恢复了理智。
  两个学者在阿富卡古城曾经住着两个学者。他们互相憎恨并贬低对方的学识。因为他们俩一个否认神的存在,另一个则是信神的教徒。
  一天,两人在市场相遇。他们各由自己的信徒簇拥着,开始辩论是否有神。他们争论了数小时之后才分手。
  当晚,那个无神论者来到神殿,匍伏在圣坛之前,祈求神明宽恕他放荡的过去。
  就在同一时刻,另一个学者——那个信神的教徒,焚毁了他的圣书。因为他已变成无神论者。
  一棵草的话一棵草对一片秋叶说:“你掉下来时声音那么大,把我的冬梦全都给打破了。
  “叶子气愤地说:“出身低贱、老是趴在地上的家伙!不懂音乐的怪物!你没有在高空中待过,怎能分辨什么是歌声。”
  然后秋叶躺在地上睡觉了。春天来临,她又苏醒过来,而她自己也变成了一棵草。
  到了秋天,她开始冬眠。落叶在她头上满天飞舞。她自言自语道:“哎,这些秋叶子,这么闹哄哄的,把我的冬梦全都给打破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