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让一点什么给男人



湖南文学

陈祖芬

  常常觉得男人可怜。
  这是我看电视新闻的时候,看欧洲共同体什么会议,或是世界首脑什么会议的时候,常常感觉到的。伟大男性们穿着无一例外的西装加领带。只是颜色有所不同,甚至颜色也大抵相同。我就想,男人真可怜。
  女人在任何场合都有各种不同的服装。光是口红的颜色、面孔的涂料都有不知多少个品种。女人的世界实在比男人要缤纷得多。叫男人发懵的化妆品世界,叫男人晕眩的内衣世界,叫男人永远跟不上的变幻无穷的首饰和鞋跟,还有男人拱手出让的零食世界,还有女人一定吃得比男人多的冰淇淋,还有还有。
  其实,我从来不买化妆品,不去内衣世界,不买首饰。但是我希望看到女人们穿戴得体,新潮入时,尽情享用女人特有的世界。有钱没钱也是可能尽情享用的。
  会穿是一种享用,会看也是一种享用。我么,一年四季地享用冰淇淋,心里就有了底,就能无后顾之忧地一个劲儿写文章,困了吃冰淇淋提神,饿了吃冰淇淋果腹。
  男人写文章,抽烟有尼古丁,吃像样的饭食要烧、要煮,要花时间。当个男人太麻烦。
  当然女人有很多麻烦的家务,还要麻烦地生孩子。不过家务劳动使女人小脑发达体态灵活延年益寿,抚育孩子使女人比男人更能体察人生滋味更具立体感,女性世界比之男性世界,从外形到内心都可能更丰富。
  让一点什么给男人呢?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