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男儿女儿正热恋



  

  爱情带着甜蜜和苦涩悄悄地走过你的身旁。她不容你犹豫,你该怎么选择
  中国青年任真如果你站在“三角形”的一个角上,那么,请你去竞争吧小刘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被她征服了。尽管他是大学生,她是一名挡车工。
  可是在以后的接触中,他却发现,她总是若即若离,情感不定。起初他以为姑娘在考验自己,于是绞尽脑汁,用最大的努力去博得她的好感。有几日,她还真的主动起来了,这使他很高兴,可还未等到一个星期,姑娘又恢复了原状。
  他苦恼极了。
  一日,他将苦楚诉说给朋友小庞。小庞告诉他一件“不幸”的事——另一位小伙子也在同时追求着这位姑娘。
  小刘得知自己有了“情敌”,很是吃惊,也很恼火。但他在认真思索后,作了如下分析:——一个漂亮姑娘,同时有两个甚至更多的追求者,这在常理之中。作为姑娘来说,同时了解两个人,以作选择,也无可厚非。
  再说,这位姑娘也很痛苦,因为她对两人都有了感情。更为难的是这两个人不管哪方面的条件都不分上下,对她的爱又都很真诚。舍去谁她都于心不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去痛斥她一顿,这只能给“情敌”帮了大忙。因此,现在急需去“竞争”。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
  从此,小刘当作没有此事,依然对姑娘真诚相待,给予更多的关怀。他的行动终于感动了姑娘,她告诉了他那件事,并很快和那个人断绝了关系,他们的爱情走上了正常的轨道。


  天鹅肉往往被第一只癞蛤蟆吃掉。——致怯弱者每天早晨,在那条林间小路上,他拿一把小提琴,迎着曙光奏出美妙的音符。
  每天早晨,在那条林间小路上,她拿一本书,踏着晨光练习英语发音。
  他们常常在这里相遇,却从未打过招呼。
  为什么不走上前去,向对方问一声“你好”呢?
  他们是怯弱者。
  耿发,对她钟情极了,可又觉得自己不配她。
  她确实很漂亮,她走在街上,行人的“回头率”在95%以上。而且她有一张大学文凭,又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好工作。她在他心中,是一只绝顶的“白天鹅”。
  他也并非平庸之辈,他发表过不少作品,在当地小有名气,可一到她面前,他就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局促感。他在她的印象中是一个软绵绵的人。其实,平时的他干事是那样利索,解决问题是那样果断,尤其在女孩子面前显得很有男子气。可这些在她面前一点也表现不出来,就像一名运动员在比赛场上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平一样让人惋惜。
  一次她给他一张舞票,他未敢去邀请她,这使她很失望,她说:“你的性格与你的作品太不一致了。”
  她离他而去,他懊丧不已。
  常言所说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使多少“自感不如”者怯步。记住耿发的教训吧,即使不成功,也要表现出一个男子汉的勇气,况且,“天鹅肉”往往被第一个“癞蛤蟆”吃掉呢。
  他太累了。——不要非把星星变成月亮他们穿行于沙枣林中,悄声细语,尽情地吮吸着诱人的花香,欣赏着大自然的美丽。
  他给她讲但丁的著名长诗《神曲》。她羡慕他懂得那么多。可她哪里知道,为了准备《神曲》,他昨晚一夜没睡。
  他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又在干钳工。她对他说过,她不会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窝囊废。他只有临阵磨刀,好在临阵磨刀也快三分。
  她要求越来越高了,提出明天给她讲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命运》。
  她如期而至。将一盘《命运》装进了录音机。
  听着命运的叩门声,她问:“这是什么声音?”
  “钢琴声。”他回答。
  “废话!”她说他很尴尬。因为昨天他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资料。”“她又问:“贝多芬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他不加思索。
  她很失望地走了。
  他又去找她了,这次他装得很幽默,一连给她讲了几个笑话,好容易才让她笑了。
  可后来她发现他又不幽默了。
  她不能再和他处下去,她走了。
  不管他怎样改变自己,依然未能得到她。
  他累极了。
  月亮就是月亮,星星就是星星,非要把星星变成月亮,反倒失去自己的特色,变得不可爱了。
  因为别人的闲言和自己的“从众心理”,她便做出了错误的抉择小王姑娘最近认识了一位男青年小李,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她觉得小李为人正直,工作上有上进心,便决定和他继续谈下去。
  姑娘对终身大事非常慎重,她担心一个人的看法会有偏见,便找来几位“信得过”的女友当“参谋”。
  “参谋”甲:“人倒是不错,可个子矮了点,走在一起不协调。”
  “参谋”乙:“他是一个追求事业的人,等结了婚后,家务谁做?那可会苦你一辈子的。”
  “参谋”丙:“其他方面我倒没意见,就是他家里人太多,又没存下钱,将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结局当然是悲剧。
  过了几个月,小王又谈上了一个,可第一次带到单位,就听到种种议论。
  有的说:“一个大学生找个高中生,太不般配。”
  有人说:“一个是‘活泼型’,一个是‘小哑吧’,保准谈不到一起。”
  她又犹豫起来。
  听听别人的意见,这并不坏,但如果失去了主见,不免会走上歧途。
  朋友,拿出你的主见来吧,这是你自己的事。
  他不满意自己的婚姻,又怕当“陈世美”,他……他是从河南一个偏僻的山村入伍的,在那个早婚早恋包办盛行的家乡,他未能冲破“传统”,入伍时就有了一个长达5年的“恋人”。
  她是邻村的一位姑娘,不识字,但会劳动。父母认为这就行了,庄户人家还要找个什么样的?
  父母是用棍棒教育儿子的,他自然不敢吭声。只是他很少和她说话,这是父母管不了的。
  临走时,姑娘送他一方手帕。他未接受。
  他一点不爱她。
  1985年,他考上了军校,在军校,有人给他“暗送秋波”。可他不敢,他怕被戴上“陈世美”的“桂冠”,甚至丢掉“大沿帽”。作为一个青年,不敢去大胆地爱人,而又拥有一份没有爱的爱情,这是多么的痛苦。
  他现在一点也没有精神,有人谈起爱情,他就远远躲开,他怕这个字眼。归根结底,还是“陈世美”害了他。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