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君子兰



文汇月刊

李昆纯

  冷却了的君子兰热,却冷却不了我的情感。
  一颗小小的种子,裹着情谊和北国的风雪,远涉山山水水,而后落在我的案头,沐着江南的阳光。从稚弱的幼苗开始,历经两个年头,眼下已经互生着四对叶片。那宽宽的叶身,密密的叶纹,蕴含着我的多少期冀和喜悦。
  可是,它却生长得太慢。我默默期待,何时才是它的花期?
  前几天,在叶片的底部,又萌出了爱的热点,预示着将长出一片新叶。可是,君子兰却像紧闭着嘴唇,怎么也不肯吐露出来,我等待和观察着,几天后还是那么青青的一线。
  失望之中突然领悟,我是否少了一些情爱?!
  君子兰也在观察我啊!
  于是,我翻换了熟透的土层,荫灌了血一样浓的肥水,从渴望的眼神中,君子兰像领会了我的心意,爽快地将新叶吐了出来,嫩生生的,鲜活活的,像灵巧的舌头,舔着葱绿的嘴唇。
  花期尚远。
  花期在望。
  我坚信,那一朵需孕育几年的高洁的花朵,终将以色泽和芬芳,呈现在面前,给我以慰藉。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