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今生今世



台港文学选刊

林佩芬

  明媚的春天里,他们结婚了;杜鹃花灿烂的开着,一对新人甜甜地笑着。
  八个月后,肝癌夺走了他和她的一切。
  她整整哭了两年,每天什么事也不做,只对着他的骨灰坛流泪。她告诉来安慰她的朋友:我是一个活着的死人,我的心已经跟他去了……第三年,春天又来了,她停止了哭泣,去找了一份工作维持自己的生活,然后,她把他们的房子变卖了,连同他的抚血金,一起捐给了他们共读了四年的母校,用他的名义设立了一个奖学金。
  她写信给所有为她担心的朋友:他永远活着……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