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感之趣



张子房

  搜集富有哲学意味的字,一向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嗜好,经常为一个字的发现顿狂喜,“趣”便是个令我为之狂喜的字,我喜爱它到极点,更感谢造字祖先的巧思。
  我经常向朋友画一个简单的图,表示人生的过程或旅程,由生到死像是在几何图上一画而过。
  生命就是这样简单的一条抛物线,轻轻画过。也可说生命就是这么样地走过。
  在生命的过程中,“趣”乃是在“走”的过程中,乘兴而“取”的东西。“走”进书店,“取”下那么多书中的一本,那一本一定是你感兴“趣”的。在一个时刻里,你有那么多的选择,当你决定选取一个目标时,那一定是你感兴趣的。那么多的女孩子,你“取”的“女”人,是“娶”来当妻子的。生命是永无停止的,它的行走乃是一种“运行不息”,在生命行走的过程中,你的“取”或“不取”,可说完全是当时的“趣”,如果是不得不取,那么趣味也就完全消失殆尽了,也怪值得同情,即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趣”之有?
  人生过程,如果大部分皆能由自己做主,欲求欣赏所“取”的,除了“趣”还有什么更能愉快身心?
  人人各有不同的取向,不同的趣味,因此才将咱们的社会造就得如此多姿多彩,供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刻去取。我可举出一些,来供同好分享乐趣。
  音乐的乐趣,也许有人喜欢它的“音,”也许有人喜爱它的“乐”,但我发现如果“音乐”会是人类共同的语言,那么它“趣”,一定是在“韵”,即在它的韵律,中国人也将韵律说成“调”,就是喜欢那种“调调”,日本人则说“调子”。
  谈到“山”的乐趣,常言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山的不可不少,尤其中国那么多迷人宏伟的山岳,山除了宏伟之外,迷人处乃在于山之“色”,常听人感叹“山色好美,”日本曾有一部出名的电影叫《青色山脉》,陶渊明曾有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水之乐趣呢?不管喝咖啡,喝茶或喝各式各样饮料,或是喝饭桌上的汤,我们皆享受其“味”道,即水之“趣”在于“味”,味这个汉字也用得太好太妙,“味”乃“口”之“未”,常喝高级茶的人,懂得如何品味享受,喝过了茶,口之未仍甘,甘之味久久不去。
  花之乐趣呢,有人说是“色”,有人说是“香”,我却同意花之“趣”乃在于“光”,即花由于“光”才反应出来色的美,让人看了花觉得好舒畅,有诗咏牡丹:“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情。”
  女人的乐趣呢?有人说女人其“趣”在于美,但美也似乎无标准,情人眼里出西施,有的喜欢瘦的,有的却喜欢胖的,有的说女人之“趣”在眼睛,有的说头发,也有的说是内在美,总之不一而定,随个所好。但我却同意女人之“趣”在于“态”。女人的美也在于“态”,站有站态、坐有坐态,走路有走态,端茶有端茶的态,即使有内在修养、内在美也定会由态表现出来。中国汉字用“态”确实也太好也太妙。“态”乃“心”之“能”,一切动力的源泉。
  在生活中,我看到对山有兴趣的人死在山里;对水特别有兴趣的人死在水里海里;对赛车有兴趣的人死在车祸里。这些人皆死在自己偏爱的兴趣上,算死得其所,这种人也幸福也幸运。
  有一个故事是这么说的。从前有一个海边长大的孩子,他望着海,看着船来船往长大,他向往着海上生活,向往着船来船往可以将他带到天边海角那多姿多采的世界。他长大了,他要随船出航。邻居的老伯伯拍着孩子的肩膀说:“孩子呀!别想出海了,你不是不知道,你爷爷死在海上,你父亲也死在海上,难道你还爱海,对海还那么有兴趣?你不怕也死在海上?”孩子想了想回答说:“老伯,你的话是不错,不过据我所知,你爷爷死在床上,你父亲也死在床上,但你怎么敢还睡在床上,你不怕也死在床上?”老伯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孩子说的有道理。老伯不再说了。
  人皆免不了一死。而有些人节制得这也不敢有兴趣,那也不敢有爱好,但其结果也是死。所以人生如能依自己的“趣”而度过一生,则在临死之前就感到少有遗憾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