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服妻记



吴文琼

  我跟内人在同一家公司做事,有一天两人都加班,疲惫不堪的回到家,我就嚷“炒盘蛋炒饭来吃吧!”
  “什么叫蛋炒饭,应叫饭炒蛋,你说是蛋多,还是饭多?”妻没好气的冲了我一句。
  “好了,好了,就算是饭炒蛋吧!半夜三更叫得那么大声干什么?”
  “谁说三更是半夜,半夜应是二更半。”又被顶了一句。
  “哟!你今天吃了枪药是不是?凶个什么劲嘛?不满意我,那你就走好了。”
  “好,走就走!”碰的一声,妻用力关上房门,房内传出关箱子的声音;大概在整行李。
  “好,你走好了,把你的东西全带走,不要再回来!”
  老半天,房内没有任何动静,打开门一瞧,只见妻坐在床边流眼泪,床上铺着一条大包袱皮,看到我,她哽咽的说:“你躺在包袱皮上吧!”
  “作什么?”
  “我……我要带走属于我的东西。”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