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大山不曾给我许诺



吴守江

  哦,大山。我心中的男子汉,沉积了多少年的传说,叠出一个力的形象。你不我许诺,生活就是沉默。然而,那枚金果的诱惑,使我爬上山坡。
  那是一束湖绿的追光,滑过雨后的半天,像一条宣泄的小溪,舞着将要凋残的绮丽,为大山把胭脂涂抹……你说,男性的美是力,不愿用女色遮挡苍白。你的呼喊是风,你的汗水是雨,你是一个永不驯服的魔王,心中积郁了几千年的澎湃。你的生命就是一首悲壮的歌。
  那遥远的记不清的岁月,你的摇篮是海,还是苍茫荒野?你可曾孤独,你可曾寂寞?那黑黑的长夜,可曾有女魔的神笛给你欢乐?啊!我想问的太多,太多,你仍是沉默,生命绿了,那是三春恩赐;杜鹃笑了,那是夏情甚殷。哦,你总是这样,这样原始地保存自我。
  长长的梦幻,该是人生的思索。
  不绝的赞叹,涌起力的潮波。
  那枚金果腾升了,大山腾升了。
  啊,大山,我心中的男子汉,你不曾给我许诺,却给了我许多,许多。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