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春天的话语



散文

龙章辉

  一根藤蔓在奔跑一根藤蔓从春天的额头跳下来。
  来不及站稳,风一吹,那一缕细细的绿就怎么也停不下。
  阳光的鼓,在身后擂响。
  藤蔓上。
  一个日子追逐着另一个日子;一张笑脸簇拥着另一张笑脸;一片彩霞波荡着另一片彩霞;一片嘴唇按住了另一片……嘘——别出声。一根藤蔓扭动着躯体,把一个个流蜜的村庄,拖进春天芬芳的内心。
  谁家的少女,采摘的手臂被蔓须缠绕,竹篮里落满了大朵小朵的红晕。
  一根藤蔓穿过劳动和美,在大地宽厚的胸脯上弯来绕去。
  一根藤蔓骑上篱笆,就从春到秋,哞哞哞地开始奔跑。一根藤蔓打马经过一个又一个季节,滚落遍地瓜果。
  大道上,尘土飞扬。
  我看见藤蔓串起的一个个村庄,仿佛一片片硕大的叶子,在疾驰的风中哗啦哗啦地欢唱;我看见我的心纵身一跃,骑着藤蔓朝向生活深处忘情地奔跑。
  姐 姐在母亲的枝头,姐姐的岁月流光溢彩。
  什么样的鸟在唱?什么样的竹篮在青青枝下张望?姐姐的表情遂开始变幻:一些红颜色,又一些绿颜色,却只与季节有关。
  从含苞到吐蕊,途经一个小小的春天。静静如吻的红草莓胀满最初的心跳。姐姐她不知道,邻家阿哥,在一朵瓦灰色的积雨云下徘徊,眼含欲言又止的忧伤。
  牛儿在坡上吃草坡上的绿,哗哗地流着。
  牛儿在坡上吃草,细致而有耐心,对如此巨大的响声,竟然充耳不闻。
  牛嘴里嚼着浅浅的浪,鼻孔扑扑地喷出涟漪。牛背上,躺着一块干干净净的云彩,一动不动。任牛尾巴怎么也甩不掉的,是我少年的影子。
  那时候,闭上眼睛我也能看见,远处的山岩那边,春天正在一茬茬地长高。山岩脚下有我们温暖的家,柴门后面妹妹的脸,洗得像炊烟一样白。
  绿啊绿,你要流向何方?吃草的牛儿不想回家。
  着满坡的绿,我的脚杆儿生机勃勃,眨眼间便已枝繁叶茂。
  如今,牛儿在遥远的乡下吃草,我在喧嚣的城里写诗。满纸方格像一排排掘好的树坑,那些汉字踢踏着牛儿吃草的节奏,一笔一画依次跳下去,一个比一个水灵。
  土 地一棵草在不远处呕吐风沙。
  快!快把种籽给那个孩子;快!给他缰绳、长鞭、眼泪和速度,看他怎样勒住大地的马头。
  得儿驾!得儿驾!马蹄下绽开了莲花憔悴的容颜。那些种籽在他的内心颠簸,像流萤,拼着满腔的膏血,一闪一闪。
  快!快追上那个孩子。别让他跑得太远,别让一路疾驰的火焰烫伤迎面而来的春天。
  希望工程钟声,大滴大滴地滚落。比泪水更晶莹的钟声啊!一遍又一遍,抚摸着一个又一个遥远的小山包。山包上牧牛的孩童,呆呆地凝视着一大片青草。
  于是有了钟声,把山地的寂寞搬开,放出哗哗流淌的绿,在一片树叶上吹奏出春天的歌谣。钟声把花房的锁打开,让一只蝴蝶将风喊醒。钟声不断地从体内搬出花朵。钟大开大合,露出疼痛的美。
  钟声传来,田野将一匹匹深蓝的绸缎染成金黄。那些直立的身影被风吹弯,一低头就触动了绸缎上沉睡的稻香。攀援着钟声,我们的眼睛渐渐离开洼地,开始适应高处的光线。
  钟声啊,一滴又大又亮的泪,从乡村的瞳孔里滚落。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