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沉思的花絮



万人


  一头驴幻想着变成人,它割掉自己的尾巴后,问周围的驴:“现在我像个人了吧?”“差一点,你还应该把耳朵剪下来。”其他驴回答说。“这好办。你看现在我变成人了吧?”“还差点,你还缺双鞋和领带。”……不管怎样,这头驴在驴群里有了名声,因为它差一点就变成了人。
  如果想要证明自己,就不要怕“还差一点”。



  某人弄到个钥匙坠,并把自己的钥匙全都挂在了上面,结果他的钥匙不是一个个地,而是一下子全弄丢了。
  真正意想不到的事情永远也难以预料。



  道德家埋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热情,再也没有信仰了!所有的一切都使我们觉得厌烦,一切都令我们感到疲倦,周围的一切都毫无生机……然而,就在他身旁,树枝上的春芽在悄然开放……



  一个乘客叫道:我要立即下去,这是我的权利!他从船上走了下去,并沉没在大海里。



  在H城,传统的狂欢节非常有趣,那里的人们参加庆祝活动时不是戴着面具,而是取下假面具。



  ——请给我一块石头!
  ——你要石头做什么?
  ——打自己的脑袋!
  ——是戴着帽子打呢?还是脱下帽子打?
  那人回答不上来了,便又请求说:——给我喝点什么吧!
  ——要带添加剂的强身饮料呢,还是不带添加剂的?
  当你在作最初决定时,就应该准备好作出最后的决定。



  “我能点燃一垛干草。”火柴自夸说,“还能放火烧内阁,烧精美的艺术博物馆,烧百货商店。”
  你为什么不说,你还可以点燃煤气来热汤呢?



  谎言的脚又短又小,因此,它逃跑时很困难。但是,谎言在回顾时看到,真理只有一条腿;而且这是条跛腿。于是,谎言便敢于坐一会儿,喝点什么,吃些东西,甚至还可以睡一会儿。



  母鸡在照镜子时自问:我是什么?假如我是头狮子就好了,那样我就还要多两只脚掌;要是变成狐狸那需要有奸诈的笑容;对于凶恶的金钱豹来讲,我的颜色又太鲜艳了。我究竟能变成什么呢?难道我就永远也不会变成其他什么吗?这种情形就跟我们人类一样,我们也总是问,我们怎么啦?我们要往何处去?……



  有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发明了一种能医治走投无路的机器,如果他不是如此地德高望重,医院里就不会有这样多的病人。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