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猜错(外一篇)



香港作家散文选 双翼

  我常常猜错你的心思。
  我以为板起脸孔,讲出一大套动听的大道理,就能够俊你佩服到五体投地。
  担是当我这样装模作样时,你就别过险孔,时我不睬不理。
  而当我在闲谈中随意地发挥我的平凡的见解时,你却反而用心地何听着我。
  我花了十个星期天,细心地选择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以为只有最责重的礼物才能博得你最大的欢喜。
  但是你只淡淡地瞧了它一眼,按照应有的礼貌说一声“谢谢你”。
  而当我在无意中说了一句关切你的话时,你却表现出了最大的感激!
  我以为必须做一个英雄,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当我们爬山时,我故意爬上那危险的峭壁。你却摇摇头,认为那是冒险的儿戏。
  而当我做一些挑水洗菜的寻常事情时,你却点点头,对着我微笑。
  我老是不敢对你说出心灵深处的一句话。而当我鼓足勇气说出来时,你却说:“我早就在等待着你说出这一句,这重要的一句言语!”
  开在造物者的眼里,一切永远是在开始。
  狂风过后,昨天我走过花园,看见一株老树倒下去了。我在心中叹息,老树的生命结束了。
  但我听见造物者在说:“看看它身边的幼苗吧,一切才在开始!”
  秋冬近了。在凉风中,我自己沉吟着道:“一年了,又快是一年的结束了。”
  但我听见造物者在说:“听听春天的脚步声吧,她会带着新的一年到来。一切才在开始!”
  当我后悔没有从小就学好一门学问的时候,我埋怨我自己,并且说:“迟了,太迟了。”
  但我听到造物者说:“从今天起去学它吧。永远不太迟,一切才开始。”
  我遇见一个失恋的青年,他颓丧他说:“完了,一切全已完了。”
  我便以从造物者那里学来的语气,时他说:“你的爱情并没有失去,因为它根本还没有开始!”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