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白色的帽子



阿满君子

李宁

  前面是红灯,“的士”停了下来。
  “这是柠檬的香味吧?”在护城河畔上车的那位穿着体面的乘客问道。
  “不,这是夏柑的味儿。”司机松井微笑着回答。
  “嗬,夏柑竟有这么香啊!”“这是刚摘下来的,昨天我那乡下的老母亲用快件寄来的,大概是想连香味也给我送过来的吧。”
  “噢,噢。”
  “因为我太喜欢了,就把一个最大个的放在车子上了。”
  信号灯变绿了。排成长龙的车子一起跑了起来。拐过一条大街后,在一条小巷子口上,那位先生下车了。
  正要开车,松井顿了一下。
  “咦,路边有顶白帽子,要是来阵风,不就会让车子碾坏了吗?!”在婆娑的柳树下,一顶可爱的白色的小帽子孤零零地丢在那儿。松井从车里出来,拿起了帽子,忽地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帽子底子飞走了。
  啊,是只白蝴蝶。松井赶忙挥着帽子去扑,可蝴蝶飘飘摇摇,越飞越高,看着看着飞进树荫里去了。唔,原来是故意放在这里的呀。帽子里边,红丝线绣着:竹山幼儿园,竹野丈雄。松井拿着帽子,呼哧呼哧喘着气。一位胖胖的警察奇怪地看着他走过去了。
  要是看到好不容易抓来的蝴蝶飞走了,这个孩子该有多失望呀。
  忽然,正在踌躇的松井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回到车子里。
  他从司机座位边拿出那只夏柑。你看它金黄金黄,真像是那温暖的阳光染成的,好漂亮的颜色哟。一阵诱人的香气,随风散了开来。
  松井把夏柑用帽子盖上,怕风刮跑,又压上块石头。
  刚回到车里,一个梳短发的小姑娘“咯噔”一声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我迷路了。我走啊走啊,可哪里都是四四方方的房子……”。听声音就知道这孩子是累坏了。
  “行啊“嗯—嗯—有没有一条路边有很多菜花的街呀?”“有,那是菜花桥。”
  车子刚发动,远远的听到有一个活泼的男孩子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近。
  “就在那个帽子下边。妈妈,真的,真的有一只蝴蝶呀!”一个男孩子拿着一只崭新的青色的捕虫网,拉着还穿着围裙的妈妈的手,一跳一蹦的过来了。
  “我去揭开帽子,你用这个网子去扑。哎,怎么有块石头压着?”后边座位上的女孩,因为车子刚开出一点,着急地说:“快点啊,叔叔,请您快点开吧!”松井赶忙踩下油门,路旁的柳树眼看着往身后溜去了。他扶着方向盘,心里却在想着:那位妈妈紧张地张着网,那男孩子小心翼翼地揭开帽子——该是多么吃惊。松井似乎看见了男孩张着大嘴的样子。
  想不到吧,怎么会变魔术似的变出个夏柑来。不管怎么说,这是蝴蝶变的……。
  他不由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啊?!”松井慌了一下神,反光镜里看不见那个小姑娘了。回身一看,人没了。
  松井停下车,朝窗外看去。
  这是一小块草坪,后边是一个不大的住宅区。数也数不清的白蝴蝶在飞来飞去。一片绿油油的三叶草,亲着开着小黄花的蒲公英,星星点点地散布在其中。松井出神地看着那草坪上空翩翩起舞的蝴蝶,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干得不错。”
  “是挺不错的。”
  “干得真漂亮。”
  “是棒极了!”忽地一下,这声音像是碎了的肥皂泡一样,小的小的听不见了。只是车中还留着那夏柑淡淡的香味。
  学话儿子:“今天,老师教我们说‘是的,先生’和‘不,先生’。”
  父亲:“你学会了吗?”儿子:“不,先生。”
  父亲:“将爸爸不能叫先生。”
  儿子:“是的,先生。”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