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Y先生语录



《家庭与生活报》

流沙河

  舶来新西服,老式旧布鞋,踱入会场,惹众人窃笑者,吾友Y先生也。
  我问:“你这是啥意思?”他答:“现代是表面,传统是基础。”
  状甚严肃,不像在说笑话。
  潮流还须紧跟才好,吾家也安装防盗门。落成后,请Y先生来开开眼界。
  我问:“你撬得开吗?”他答:“大盗不盗,没有必要撬你的门。我在街上把物价翻一番,便偷了你存款的一半。”
  逛商场,挤热闹。一楼食品,二楼服装,三楼体育用品,四楼儿童玩具。Y先生说:“吃好穿好,运动生娃,布局合理。”
  某群写诗明白如话,所以大骂朦胧诗看不懂。
  Y先生说:“看不懂的诗绝不是坏诗。既然看不懂,你就不能批。既然不能批,你就不能说它坏。反过来说,毒草都是看得懂的。”
  Y先生不读诗不写诗。我去开导他,朗诵卞之琳的《断章》给他听:“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他摆手说:“你在家中打麻将,打麻将的人在楼上等你。上手喂肥了你的清一色,你喂肥了别人的满贯。”
  Y先生随首长去英国,归来说:“英国人讲英语,鹦鹉也讲英语。鸽子,乌鸦,红嘴玉,我亲自听见的,都不讲英语,和中国的一样!Y先生说:“天帝宣布抛撒幸福帽,市民蚊聚广场,仰脸伸颈地等待着。时候一到,帽子黑鸦鸦地遮天蔽日纷纷坠落,落在头上的牢牢不可脱,然皆印有“不幸福”三个字。还有一些光头赖在广场不走,齐声叫,要要要,幸福帽。天帝说,光头即幸福,还要什么幸福帽,尔等各自回去干正事吧。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