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在美留学的三年

在美留学的三年

 




  这应该是我的自传的第六段了。
  我的《寄小读者》就是在美留学的三年之间写的,但叙述得并不完全, 我和美国的几个家庭,几位教授,一些同学之间的可感、有趣的事情并没有 都写进通讯里去。
  我在《我的大学生涯》里写过我的英文教师鲍贵思女士对我特别地爱护 和关怀。鲍女士的父亲鲍老牧师也在二十年代初期,到北京燕大来看过他的 女儿,并游览了北京名胜。我们也陪他逛过西山。他在京病了一场,住在那 时成立不久的协和医院。他对我们说,“我在美国和欧洲都住过医院,但是 只有中国的医护人员最会体贴人。”我到了美国东部的波士顿,火车上只有 我一个中国人了。这时在车站上来接我的就是这两位鲍老牧师夫妇。在威校 开学前,我就住在他们家里。我记得十分清楚,这地名是默特佛镇、火药库 街四十六号。

  46  powdet House Street
  Medford,Mass.

  这住址连我弟弟们都记得,因为他们写给我的信,都是先寄到那里。这 所房子的电话号码是 1146R。和我同船来的清华同学们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 工大学上课的,他们都来到这里来看望我,也都记得这电话号码。他们还彼 此戏谑,说是为的要记住这些数字,口中常念念有词,像背“主祷文”似的!
  这所房子是鲍老夫人娘家的,因为这里还住着一位老处女,鲍女士的姨 母,  Josephine  Wilcox,我也跟鲍家子侄辈称她为周姨(Aunt  Jo)。
  因为鲍老牧师夫妇和“周姨”待我和他们自己的儿女一样,慈爱而体贴, 我在那里住得十分安逸而自由。他们家里有一个女工和一个司机。女工专管 做饭和收拾屋子,司机就给他们开车。这个女工工作并不细致,书桌上只草 草地拂拭一下,这是我最看不惯的。于是在吃早饭后,同周姨一起洗过盘杯, 我便把鲍老牧师和周姨的书案收拾得干干净净,和我在自己家里收拾我父亲 的书案一样。在我上学以前,鲍老牧师带我去参观了几个男女大学,他们又 带我到麻省附近观赏了许多湖光山色,这些我在《寄小读者》通讯十八“九 月九日以后”的记事中都讲到了,否则我既没有自己的车,又没有向导,哪 能畅游那么多地方呢?
  总之,在美国时期,鲍家就成了我的家,逢年过节,以及寒暑假,他们 都来接我回“家”。鲍老牧师在孟省(Maine)的伍岛(Five  lslands)还 有一处避暑的房子。我就和他们一同去过。在《寄小读者》的通讯中,凡是 篇末写着“默特佛”或“伍岛”的地名的,都是鲍家人带我一起去过的。
  此外,还有好几位我的美国教授,也是我应当十分感谢的。他们为我做 了一些“破例”的事情。我得到的威校的奖学金,每学期八百元,只供给学、 住、膳费,零用钱是一文无着;我的威校中国同学如王国秀,她是考上清华 留学官费的,每月可以领到八十美金。国秀告诉我,不是清华的官费生,也 可以去申请清华的半官费,每月可以领到四十美金,只要你有教授们期终优 秀成绩的考语。我听她的话,就填写了申请表,但是我只上了九个星期的课 便病倒了,又从学校的疗养院搬到沙穰疗养院,我当然没有参加期终考试, 而我的几位教授,却都在申请的表格上,写上了优秀的考语,于是我糊里糊 涂地得了每月四十美元的零用金!
  《寄小读者》通讯二十一中的 K 教授(Prof.E.kendrick)是威校宗教 系的教授,我没有上过她的课,但她在二十年代初期,曾到中国游历,在燕 大女校住过些日子。我们几个同学,也陪她逛过西山,谈得很投机。因此我 一到了威校,她便以监护人自居,对我照拂得无微不至!我在沙穰疗养院, 总在愁自己的医疗费不知从哪里出,而疗养院也从来没有向我要过。后来才 晓得是 K 教授取出威校给我的奖学金,来偿付的。我病愈后,回到鲍家,K 教授又从鲍家把我接出去避暑。她自己会开车,带我到了新汉寿(New Hampshire)的白岭(White  Mountains)上去。《寄小读者》通讯二十一到 二十三,就写的是这一段的经历。
  我在美国接触过的家庭和教授们,在一九三六年重到美国时,曾又都去 拜访过,并送了些作为纪念的中国艺术品。威校的教授们还在威校最大的女 生宿舍“塔院”(TowerCourt)里,设午宴招待我们。(那时 K 教授正在意 大利罗马度假,她写信请我们到罗马去,于是我们在不见日、月、星三光的 英都雾伦敦,呆了三个星期之后,便到了阳光灿烂的罗马。这是我留美三年 以后的事了。)
  还有更应该写下的,是我的那些热情活泼的美国同学。在《寄小读者》 通讯九中我已经写了她们对于背乡离井的异国的生病同学的同情和关怀,这 里还应当提到她们的“淘气”!我这人喜欢整齐,我宿舍屋里墙上挂的字、 画、镜框,和我书桌上的桌灯、花瓶等,都摆在一定的地方,一旦有人不经 意地挪了一下,我就悄没声地纠正了过来。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注意上了。 有一天我下课回来,发现我的屋子完全变了样!墙上的字画都歪了,相框都 倒挂了起来,桌灯放到了书架上,花瓶藏到了床下。我开门出去,在过道上 笑嚷:“哪一个淘气鬼把我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的,快出来承认!”这时有 好几间的屋门开了,她们都伸出头来捂着嘴大笑:这种淘气捣乱的玩笑,中 国同学是决不会做的!
  还有,威校在每天下午放学后,院子里就来了许多从哈佛大学、麻省理 工学院、波士顿大学来访女友的男同学,这时这里就像是一座男女同学的校 园,热闹非常。先是这宿舍里有个同学有个特别要好的男朋友,来访,当这 一对从楼下客室里出来,要到湖边散步时,面向院子的几十个玻璃窗儿都推 上了,(美国一般的玻璃窗,是两扇上下推的,不像我们的向外或向内开的) 女孩子们伸出头来,同声地喊:  No  (不可以)!这时这位男同学,多半 是不好意思地低头同女朋友走了,但也有胆子大、脸皮厚的男孩子,却回头 大声地笑喊 Yes  (可以)!于是吓得那几十个伸出头来的女孩子,又吐了 舌头,把窗户关上了!能使同学们对她开这种玩笑的人,必然是一个很得人 心的同学。宿舍里的同学对我还都不坏,却从来没有同我开这种玩笑,因为 每次来访问我的男同学,都不只一个人,或不是同一个人。到了我快毕业那 一年,她们虽然知道文藻同我要好,但是文藻来访的时候不多,我们之间也 很严肃,在院里同行,从来没有挎着胳臂拉着手地。女同学们笑说:“这玩 笑太‘野’了,对中国人开不得。”
  我毕业回国后,还和几个比较要好的女同学通信,彼此结婚时还互赠礼 物,我的大女儿吴冰(1980 年~1981 年)到美国夏威夷大学,小女儿吴青(1982 年—1983 年)到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都是以交换学者的身份去学 习的,那时还有一两个我的威校女同学们去看她们,或邀请她们到家里度假。 这些我的同学们都已是八十岁上下的人,更不是我留美三年中的事了!我在 写《在美留学的三年》的时候,写了一些和美国同学之间的故事,却没有写 我和中国同学之间的故事,是个缺憾!
  我在一九二三年进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了几位中国学 生,都是本科的,有桂质良(理工系)、王国秀(历史系)、谢文秋(体育 系)、陆慎仪(教育系),还有两位和我同时到校的,她们是黎元洪的女儿 黎女士和她的女伴周女士,因为她们来了不久就走了,因此我连她们的名字 都记不起来了。
  威大的研究生,本来是不住在校内的;她们可以在校外的村子里找房子 居住,比较自由。校方因为我从中国乍来,人生地不熟,特别允许我住在校 内的宿舍,我就和王国秀等四人特别熟悉了起来。我们常常在周末,从个别 的宿舍聚到一起,一面谈话,一面一同洗衣,一同缝补,一同在特定的有电 炉的餐室里做中国饭,尤其是逢年过节(当然是中国的年节),我们就相聚 饱餐一顿。但是在国庆日,我们就到波士顿去,和那里的“中国留学生会” 的男女同学们,一同过节。
  波士顿的中国留学生多半是清华出去的,他们在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 学、波士顿大学等校学习,我们常有来往。威校以风景著名,波士顿的中国 男同学,往往是十几个人一拨地来威校参观访问,来了就找中国女生导游, 我们都尽力招待、解说。一九二五年以后,王国秀等都毕业走了,这负担就 落在我一人身上,以致在那年的圣诞节前夕,在宿舍的联欢会上,舍监 U 夫 人送我一个小本子,上面写:“送上这个本子,作为你记录来访的一连队一 连队的男朋友之用!”惹得女同学们都大笑不止!
  我们同波士顿的中国男同学们,还组织过一个“湖社”,那可以算是一 个学术组织,因为大家专业不同,我们约定每月一次,在慰冰湖上泛舟野餐, 每次有一位同学主讲他的专业,其他的人可以提问,并参加讨论。我记得那 时参加的男同学有哈佛大学的:陈岱孙、沈宗濂、时昭沄、浦薛夙、梁实秋; 和燕大的瞿世英。麻省理工大学的有曾昭伦、顾毓琇、徐宗涑等。有时从外 地来波士顿的中国学生,也可以临时参加,我记得文藻还来过一次。
  此外我们还一同演过戏。一九二五年春,波士顿的男同学们要为美国同 学演一场中国戏,选定了演《西厢记》,他们说女角必须到威校去请,但是 我们谁都不愿意演崔莺莺。就提议演《琵琶记》,由谢文秋演赵五娘,由谢 文秋的挚友、波士顿音乐学院的邱女士(我忘记了她的中国名字)演宰相的 女儿,我只管服装,不参加演出,不料临时邱女士得了猩红热,只好由我来 充数,好在台词不多,勉强凑合完场!
  还有一次,记得是在一九二六年春(或一九二五年秋),在中国留学生 年会上,就和时昭沄、徐宗涑演了一出熊佛西写的短剧(那时熊佛西也在美 国),这剧名和情节都已忘记得干干净净。现在剧作者和其他两位演员,都 已作古,连问都问不到了!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