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解放以后责任就来了





我们只管挣扎,只管呼号,要图谋解放,要脱去种种的束缚。是的,我们是要求解放;但是同时我们要牢牢的记着易卜生的话:“如今完全脱余之系属而自由;汝之生活,返于正道,今其时矣,汝可自由选择,然亦当自负责任。”─—他在《海之夫人》剧中,用华瓦尔的口气说的。─—我们一面要求解放,一面要自己负责任;否则只有破坏,没有建设,解放运动的进行,要受累不浅了。
(本篇最初发表于1920年9月《燕大季刊》第l卷第3期,署名;谢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