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天天美文网”安卓客户端重装上线,立刻下载吧!! 中国小品文大王——黄小平 入驻“天天美文网”!
您可以通过QQ发大作给我,谢谢!

雪小禅:像孔雀一样唯美


发布于:2013-1-4 分类:情感美文 阅读:8093人次

喜欢就分享吧】——0



★ 励志语录——如果你曾歌颂黎明,那么也请你拥抱黑夜。 ★


作者:雪小禅

  所有动物,最喜孔雀。

  绝非因为她固定的美,也非她尾上那闪光的金翠,而是钟爱她洁净品质,孤独的唯美主义者,有时她们宁可选择死亡,亦不会苟且活着,一旦发现有人想捕捉她们,假如来不太逃避,她们会安静的等待,像一个慈悲的人在等待死亡——没有比孔雀更渴望完整的鸟类,她们惧怕七零八落,惧怕不完美。

  多孤独啊,这些美丽的孔雀。

  她们如此坚贞。相依相伴。

  她们如此唯美,容不下一点尘埃——听到尖锐的声音会晕倒,眼睛里容不下一点杂质,否则就会目盲。连身体也是如此干净到绝美——世上的动物,唯有孔雀,听到彼此的声音就可以怀孕,或者,有饱满的风吹来,或者,彼此在影子里相爱一番就完成繁殖……这些听着多么像神话。爱她,原来用最干净最清澈的方法也可以如此深刻。

  电影《佛利达》中有一只孔雀,在佛利达的院子里闲庭信步。或者,佛利达就是这只孤独的孔雀:有着鲜艳的羽毛和傲岸的孤绝,有着冷却了的情欲和超然的寂寞。她一个人守着那色彩强烈的院子,守着孤独而绝望的爱情,珍爱着自己的羽毛,那精神的金翠在爱情事故和身体事故的打击下依然熠熠闪光。

  庞德说:美是如此一件罕见的事。不是么?多数时候,美是绝望的,无奈的。孔雀失去金翠会立刻死掉,她宁肯死,也要这完美。

  对于基督徒来说,孔雀是不朽的。

  在希腊神话中,它是天后赫拉的圣鸟。

  很多鸟都如此之美,但如孔雀一样神秘而盛大的美独一无二。它庞大的身体和盛开的羽毛让人心生敬畏,孤芳自赏的性格让人爱怜——更多的时候,孔雀是一个精神世界的绝望者,它独自盛开,独自爱怜,独自脆弱、绝望,独自在空间和时间里欣赏着孤寂之美。

  唯一不靠父母的身体而出生的动物。那来自爱侣的声音可以让母孔雀怀孕,她们保持着过分自律的习性,端丽自怜,秩序井然,不淫不荡,是彻底的完美主义者。

  如遇破坏,宁可死。

  无法忍受肮脏、污辱。

  精神高度洁精,身体极度完美。

  顾长卫的电影《孔雀》,其实拍的是人性的孤独。每个人都想成为那崭放的孔雀,多数时候却被现实生活剪去金翠,成为一只凡俗的麻雀。

  亦记得有孤独的小城女子。偏偏一花不与凡花同。穿着自己做的衣服,果绿的艳,明亮的黄……布衣麻裙,宽大飘逸,每天就这样招摇过市。当然引起非议。她唯美的爱着自己远方的爱人,但流言仍然四处弥漫。有时候会想起《立春》里的王彩铃,她是一只并不美丽的孔雀,却用极大的张力与愚昧落后的小城对抗着。在王尔德的《莎乐美》中,有一只白孔雀,嘴镀金,吃的谷粒是镀金的,细长的脚上染着眩目的紫色,而自恋的莎乐美就是这只白孔雀么?王彩铃也是这只孔雀么?

  即使自恋,孔雀也美得这样绝望,这样孤凄,这样冷艳。

  她恋得容不下别人的一点侵略。那稍微破损的羽毛便可让她放弃自己的生命。连爱情都可以是多余之物。

  她只允许美丽、骄傲、孤独、自恋。只允许有规则、秩序、洁净、慈悲。

  她节制食欲。克制欲望。

  她爱惜自己的美丽,较少睡眠。每天睁着眼睛与时间较量,懂得无常便是人生。

  这波涛壮阔的美丽后面,是惨烈的死和果断的离开!

  即使这样,她仍然选择不动声色。

  英国天才画家比亚兹莱笔下的孔雀更为孤独。更多时候,他画的是他自己。

  众多画家中,比亚兹莱的自画像有一种孤绝之美。眼神清澈洁美。他爱的,是他自己。他亦是一只最绝美的孔雀——在绝望和孤独里,男人永远比女人更为一意孤行,也更厚,更清远深美。就像雄孔雀才能拥有那绝美的金翠,而雌孔雀比起雄孔雀来,逊色太多。

  更多的时候,孤独的人都养着一只精神的孔雀。

  独自在自己精神的花园里散步。

  无人的星空下,有月亮的夜晚——他们放它出来,展示那无人知道的孤独,那些妖美而脆弱的孤独,更与何人说?这精神的孔雀,在蓝色的星空下,百媚崭放。拥有这些孔雀的人,拥有银莲满目的悲凉之美。这些触人心怀的美,摸上去,凉凉的,凉凉的,但是,非常美,非常罪。非常凄楚孤绝,又非常动人心魄。


    【全文完】


喜欢就分享吧】——0




标签: 生活 人文 心灵

评论:

北极企鹅
2013-12-06 13:33
我想在此之前一定有很多人给你发过不少的邮件,我也不知道我这封邮件你能否看到,我发给你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久违的希望。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名的作家,也看过你不少文章,也深感那都是我不可能的经历,《一个人的西藏》是我渴望过千百次的经历,然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普通到我都不知道我未来的走向。当我看到我喜欢的哪位公主抱着画板入睡时,当我看到初一那阳光的伙伴在发廊里无奈玩着手机时,我想问问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呢。为什么我在少年最渴望的长大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这个世界那么残忍。
我父亲经常告诉我,书读出来就好了。可我在车上碰到了以前的同学,一个九零后的售票员,我就知道了那未来的美好并非是真的。书里有很多美好很励志的故事,然而我隐隐约约感到那不是我们这群人海某个所发生的。然而,我有我的梦想,我想为我的梦想坚持,但那热情总被生活的惯性所打破,我看到了自己懦弱,却无力去改变。

^ O ^ 元芳,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