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天天美文网”安卓客户端重装上线,立刻下载吧!! 中国小品文大王——黄小平 入驻“天天美文网”!

涂涂:过年要吃米胖糖


发布于:2013-1-2 分类:情感美文 阅读:4220人次




★ 励志语录——没有了爱的语言,所有的文字都是乏味的。 ★


作者:涂涂

  冻米糖在我的家乡叫做米胖。三四十年前,尽管缺吃少穿,米胖却是家家户户过年必备的美食。

  做米胖的过程复杂而漫长,第一道工序是准备原材料。秋收才结束,离春节尚有一至二个月,有的人家就倒腾出家里仅有的糯谷,碾成米,将糯米装在饭甑里蒸熟,倒在菠箕上,摊平摊薄端到屋外晒,晒干晒松了之后有的人家还要染上几下洋红,这样做出的米胖就有了五颜六色的喜庆气氛。这晒干的糯米饭粒像石子一样硬,不能吃的,是做米胖的半成品,装在坛子里保存。

  第二道工序是熬薯糖。蕃薯在冬季存放得越久越甜,年关临近,自留地收获的或生产队分来的蕃薯,经过一个多月的存放,达到了相当的甜度,最适宜熬薯糖。将洗净的蕃薯用大锅蒸熟蒸透,将水份熬干,薯糖就熬成了。

  第三道工序是炒米花。将装有干净细砂子的大锅烧热烧烫,倒出坛子里的半成品在锅里一顿曝炒,满屋乒乒乓乓作响,干硬米粒就变成的又松又脆又胖的米花。米花是很好的零食,有小孩子的人家往往备有一根竹枝,当筛去砂子的米花倒在菠箕上散热的时候,用来驱赶嘴谗又顽皮的孩子们。

  第四道也是最关键的一道工序,就是轧米胖。前三道工序女主人趁空可以独自完成的,而轧米胖却是全家上场的,且作为一家之主的男人唱主角。将锅烧热,将薯糖熔化,男主人挽袖净手,将米花倒进薯糖搅拌,拌匀之后将米花盛起,倒进事先准备好的特制的木框里,像垒土墙一样垒实,米花借助薯糖的粘性结成一整块,冷却疑固,取走木框,女主人用刀切成大小适中的一块块长方体,诱人的米胖就做好了。轧米胖一般是在晚上,且关起家门,为的是防止这个时候邻居来窜门,而本欲窜门的亲戚邻居见人家门关得实严,门缝里却透出灯光,即使有事也要改天再来了,因为家家户户米胖都做得不多。而一家老少必围其左右,孩子们早已是垂涎欲滴了。多数人家这个时候是舍不得吃的,任凭孩子们眼睛盯着口水流着,女主人将米胖分给每人一小块之后装进坛子里封存起来。

  正月里,有客人登门,女主人就端着一个盘子去盛米胖。这盛米胖也是有窍门的,或五六块,或七八块,若是整齐密匝摆放,只够装满盘底,若是看似无意地这么随意一放,中间却是架空的,就把一个盘子装得满满尖尖的了。主人将一盘满满尖尖的米胖放在客堂的八仙桌上招呼客人享用,客人推让一番就开始吃,吃得很慢,边吃边夸赞,吃过一二块决不会多吃,而孩子们早已眼巴巴地候在一边,女主人将其余的分给孩子们,孩子们接过一块欢呼着四散玩闹去了。凡是家里有客的这一天,孩子们都表现得特别听话。春节过去七八天,估摸再也没有贵客上门了,女主人便在全家人都在的情况下,将剩余的米胖分给大家吃。这个时候孩子们又蹦又跳的,是最幸福的了。

  我母亲去世早,操持家务的就是颠颤着一双小脚的奶奶。父亲是个走村窜户的木工,要将做木工挣来的钱交到生产队买工分,再从生产队分得全家口粮,一个工上交一块钱买十个工分,年终分红十个工分只值一角八分。哥哥十四岁就辍学去生产队里挣工分,就这样我家还是队里的欠账户。长期的劳累和对生产队分红的气忿,父亲不经常回家,回到家也是不苟言笑的,哀声叹气的,对待孩子是声色俱厉的。我生性愚笨怯弱,成天闷声不响,而胃口又是出奇的好,是个只会吃不会做的废物,因而在春节里全家人一起分米胖吃的时候,奶奶总是先给父亲分,再给哥哥分,再给弟弟分,把我和两个妹妹放最后,而轮到她自己时已什么都没有了。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奶奶正将蒸熟的糯米饭晾晒到菠箕上,见我眼巴巴地站在跟前,而其他兄弟姊妹都不在场,唉的一声叹气,问我饿不饿。没等我回答,她团好一团冒着蒸气的糯米团塞到我手里。一个糯米团炒成米花体积澎胀,可以做很多米胖的,一家准备的也就那么薄薄一菠箕糯米饭,挖去一大角怎么行啊?奶奶迅速将剩下的糯米饭摊得更薄,补齐那一角,叫我到一边吃去,不要让别人看见。

  那年正月里,新婚的表姐表姐夫来了。新女婿上门,作为舅舅的父亲马上端了盘子去盛米胖。掏了半天瓮,只掏到零零星星的米胖屑,回头向缩在角落的我和弟妹们扫了一眼,无可奈何地对客人说,今年的米胖做得太少了。


    【阅读完毕!喜欢就打赏一个呗~~~】
喜欢?——就奖励一下吧!


喜欢就分享吧】——0




标签: 生活 人文 怀旧

^ O ^ 元芳,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