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天天美文网”安卓客户端重装上线,立刻下载吧!! 中国小品文大王——黄小平 入驻“天天美文网”!

沙漠中的旗杆(林清玄美文配乐诵读)




沙漠中的旗杆(林清玄美文配乐诵读)

作者:林清玄

  楼兰,是中国西北方一个最神秘的国度。

  因为它在汉朝以前,就发展出非常伟大的文明,它介于中国与大宛国之间,国力十分强盛,汉武帝派遣大使到大宛去,常常被楼兰挡道!甚至击杀,即使强悍如汉武帝对这个远在边塞的强国也莫可奈何。

  这样一个武工文治都强大的国家,它的地点在今天新疆省的东南戈壁,一直到隋唐的历史都还记载楼兰的种种。可是有一天,楼兰国却完全在沙漠消失,它消失的原因是被狂大的沙漠风暴所掩埋,它消失的时间却是一个历史的大迷题,只知道唐朝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楼兰古国了,对该国的文明也完全无知。

  直到清朝光绪年间以后,探险家、考古家才开始挖掘出楼兰的废墟,并在其中找到铜器、陶片、用具、织物、雕刻木器、书筒等遗物;人们才知道,原来早在汉朝以前,楼兰是高度文明的国家,它的文明甚至不逊于中国。

  不久前,大陆的考古队在楼兰遗址挖出一具震惊世界的女尸。这具女尸只是随便的埋在沙漠里,历经千余年却还保存完好,金黄色的头发还有光泽,脸部轮廓清晰,据说她的皮肤还有弹性,而胃部还有未消化完的食物。我们从这具女尸看出,楼兰国的种族连长相都和中国人不同。

  这具女尸据考证的结果,发现她死时还非常年轻。她身上穿的衣服、头上戴的帽子十分讲究,有考古学家说,她可能还是个新娘……至于她是怎么死的,是在楼兰消失前死的,或是在楼兰国被黄沙埋没时刻一起消失了的生命,则不得而知。

  我看过杂志报导的图片,也看过记录电影的楼兰女尸,当时曾令我相当悲哀。如果她真是一个新娘,却在新婚之夜,整个国家被沙土掩没,那是她在最黄金的年代里遇到最暗淡可怖的事件。可惜,楼兰国始终没有再发现别的完整尸体,当然也没有她的丈夫,我的悲哀只是个人的玄想罢了。

  说到楼兰的玄想,由于它在中国历史的记载如谜一样开始,也如谜一样的消失,它乃成为近代武侠小说家经常玄想的题材。从武侠小说来的想像,楼兰国的男人总是挺拔而有超凡的武功,女人总是秀美而温顺,它的宫廷和中国一样,有雄伟的建筑,人人穿着华丽的盛服。

  这也只是武侠作家心中的楼兰,名武侠小说家古龙就在他的名作《楚留香》中有过惊人的抒情描写。至于真实的楼兰情况是无人能知的,连“楼兰新娘”都无法给我们一点回答。我想真正的楼兰可能没有小说中那样美的景况,却由于它的早夭,给我们留下无限的想像天地;也因为它身处大漠,它的消失确实给了我们一种悲壮的感情。

  楼兰的影响不仅及于武侠小说家,一般民间也留下许多传说,这些传说使楼兰不至于完全消失于大漠,也成为它在人心中留下的证据。

  近读陈斯英先生著的《西北万里行》一书,中间有一段关于楼兰的传说,极有趣味。陈先生是旅居迪化期间听到这个传说,而用生动的笔触将他记载了下来。

  据说楼兰城内有一位外来的教师,由于为人仁慈慷慨,深为当地人敬重爱戴。有一天黄昏来了一位道士模样的老人,告诉他:“本城今夜将有大风来袭,你闻风声,应立即走出门外,到那根竖立在空地中央的旗杆前,闭上眼睛,环绕旗杆疾走,不可稍停,必须等到风止之后,才可睁开眼睛,千万记住。”老人说完话,便匆匆辞去。

  到午夜时分,外面果然刮起强风,来势甚猛,声如雷鸣;他乃急速走出屋外,直奔旗杆前,绕着旗杆闭目疾走;但觉狂风挟着沙粒,一阵阵不断袭来,使他感到像在一片波涛中浮沉飘荡。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因疲乏而不能疾走,幸好风势也减弱了,他举步维艰,终于昏倒过去。当阳光把他晒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黄沙上,四野寂然,整个楼兰已消失无踪,只剩一片莽莽荒漠。

  最初,他以为只是被狂风吹到另一个沙漠,及至发现身旁一根两三尺的木桩。原来是昨夜他绕着疾走的高达二三十尺的旗杆,他才相信楼兰国和所有人民已经和旗杆底部一起埋进流沙之中,他自己因为一直绕旗杆疾走,始终站在风沙上,致不被淹没。这个传说的结尾是,楼兰老师向库鲁克山脉走去,在途中的一处绿洲获救,才传出楼兰国灭亡的经过。

  读完这个传说,令我掩卷长叹。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大自然的威力下,它的存亡竟只在一夕之间,只留下一个凄凉的传奇故事,虽然这个传奇还是颇可置疑的。

  我想起十六世纪荷兰,有一个城市叫安特威普(Antwerp),它最繁盛的时候,全市有七十八个屠夫、一百六十九个面包师,却有三百多个专业画家,是最兴盛的艺术之都;可是它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城的名字,和少数记载,连艺术都未能留下。可惜那些画家没有人能得仙人指示,也没有沙漠中的旗杆,未能幸存。

  楼兰的传说,经过历史后有一种凄然的美,但也不能为楼兰证明什么,只证明它灭亡的快速。其实,不要说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人在时空中的生命何其短促!

  生命的路有时真像沙漠中无涯的黄沙,旗杆是沙漠中的理想,一个唯一可以凭借的事物;如果生命能绕着一个不动的理想疾走,终可以走出一条生路的吧!楼兰如谜,它留下的传奇,却给我这样新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