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 孔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屠 岸

  幼小的时候,我爱看母亲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孩子的脸,那就是我自己。

  年轻的时候,我爱看爱人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青年的脸,那就是我自己。 母亲瞳孔里的孩子常常笑,笑得那么傻气。爱人瞳孔里的青年也常常笑,笑得那么傻气。

  如今,我想再看母亲的瞳孔,母亲已经不在了。如今,我想再看爱人的瞳孔,妻子已经衰老了。我努力睁眼去看妻子的瞳孔,却看不见任何人的面孔,因为我的眼睛已经昏花了。有一个声音说,何必睁眼呢?把眼睛闭上吧。 我闭上眼睛。

  顿时,我看见了母亲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孩子的笑脸,那就是我自己。

  顿时,我看见了爱人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青年的笑脸,那就是我自己。

  我看见母亲的瞳孔对我笑,笑得那么慈祥。我看见爱人的瞳孔对我笑,笑得那么美丽。 于是,我也笑了,笑得那么傻气。

创建时间:2008-2-12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