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 光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严文井

  阳光是匆匆的过客,总是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他不愿意停留。不,他也曾暂时在一些梦里徘徊。

  他徘徊在沙漠的梦里。沙漠梦见了花朵、云雀、江河和海洋。他徘徊在海洋的梦里。海洋梦见了地震、小山、麦浪和桑田。他徘徊在老人的梦里。老人梦见了骏马、青草、角力和摔交。他徘徊在婴儿的梦里。婴儿梦见了母亲的歌声、乳汁、胳膊和胸膛。每个带黑色的梦都闪亮。每个梦都保持着一分阳光。阳光是个不倦的旅客,他总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他不能只在梦里徘徊。 他在梦的外面弛骋。

  他制造一个个梦,更制造一个个觉醒。他驰骋,在梦的外面驰骋。

创建时间:2008-2-12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