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 烈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龙 人

  人生留迹于天地之间,理应有点惊人之举。卓尔不群的泰山睥睨群丘,汪洋恣肆的长江啸傲百川,倚剑于长城上的秦皇汉武,在史册的某一页上雄视千秋。生命的长短无关紧要,紧要的是生命的品位。司马迁敢忍大辱而坚持活着,屈原不随俗而毅然沉江。生命之光与日月争辉,长与短因之失去意义。伟大,才使生命流芳百世。

  相对于正义,相对于真理,相对于伟大,我们的生命被自己惯养得不堪一击。风雪之日,有几扇门打开了?灵芝之光闪烁的悬崖上有几人在攀登?灯红酒绿的旋转灯下人头攒动,接踵摩肩;行凶作恶的屠刀面前,有几人对峙?推开每一扇家门,淡蓝色的家具中蜷伏着一个个生命;激发过多少男儿万丈豪情的雄性之酒,被沦为歌舞升平中猜拳行令的助兴。过分地溺爱生命,已使生命萎靡乏力;一点点皮肉之苦,肌肤之痛,会使凌云壮志轰然倒塌;一点点蝇头小利,会让人间正气随风飘去。战天斗地的剪影在蒙尘的书册间渐渐发黄,乘风破浪的英姿已成孤帆远影;“风萧萧兮易水寒”,这一份悲壮存于何处?难酬蹈海亦英雄”,这一份豪情又归向何方?周旋于床上,徘徊于厨房,兴起兴落于歌台舞榭,谁在驰骋沙漠,谁在搏击中流,谁在飞越秦岭粤关?谁在高举大旗,谁在呐喊信仰,谁在替天行道?

  没有一个人因为贪恋温床而长生,只有壮怀激烈、敢于搏击的人生才永放光芒。

  在呼啸的海上,有一个声音在向床上的生命高声呼唤:人生,需要壮烈,壮烈才是真正的人生!

  (摘自《演讲与口才》)

创建时间:2008-2-12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